第四章

字是繁體字,張淩風勉強看明白。

刀的主人是清朝初期的一個江湖神偷,他五歲學藝,19歲出山,五年時間偷遍大江南北,從未失手。不過,他人不壞,隻偷大戶人家、官府,且從不傷人、劫色,偷來的財物大部分也分給了窮苦人家。

23歲那年,他無意中救了一個老僧人,老僧人雖不滿他偷竊,但見他人不壞,且救濟窮人,便將一本心法給了他,這本心法是佛教禪宗,老僧人希望能點化他。他收下後研習一翻,從中悟出了一種新的修煉方法,這種方法練習的是精神力量,可以使人有類似第六感的危險預知能力,同時,擁有類似神遊的能力,可以偵察一定範圍內的

況。神功練成後,他的偷盜生涯無往不利,不過,他也沒辜負老僧人,一生沒殺一人,反而活人無數。

張淩風看著手裏的冊子,共有九個部分。

內功,神偷也算是武林中人,

手不錯,當然有自己的內功心法,不過,也不是象小說裏的天下無敵,隻是讓人

體健康,練習之後,武功招式威力越來越大。張淩風的爺爺是位老中醫,教給他一

呼吸吐呐的方法,使他有些基礎,練習起來不至於一無所知。

輕功,神偷不會輕功那是笑話,如何去偷呢?不過也不是一飛衝天,踏雪無痕那種,飛個幾米也是極限了。

拳腳,大戶人家都有護院,稍有不慎碰上了,要能打退他們逃出來。神偷的武功也很不錯。

兵器,一旦和人遭遇,對方如果

手不錯,還有兵器,那自己就吃虧了,所以兵器一定要會,至少要了解各種兵器的基本路數。

暗器,萬一對方厲害,抽冷子放暗器,然後趕緊逃。

縮骨功,不管多厲害的神偷總有失手的時候,一旦被人抓了,得能逃出來。這裏不但有縮骨功,還有抗打的硬功、裝死的龜息功、抗餓的辟穀功等等。

機關,神偷要能識別、打開機關。無論是哪個大戶,真正值錢的東西不會放在房頂上,肯定有密室一類的,要能找到。

用藥,神偷經常出入大戶、官府,那裏能人無數,受傷在所難免,要能自己大體治療,而且,迷香一類的東西也要會做。

精神力,這是神偷從老僧人那得到的,壓箱底的寶貝。

張淩風看了看,決定不管真假,先練練再說,反正沒壞處。先從內功、輕功、精神力和拳腳入手。

又過了1個月,由於多年練習呼吸吐呐,張淩風的內功不至於一頭黑,1個月下來感覺

體強壯了很多,力氣大增,行動也迅速了很多,彈跳力增強很大。至於精神力,張淩風已經可以略微預知危險,這讓張淩風更加努力練習。

又是平靜的一天,前線戰況吃緊,外星人的部隊大量抽調到前線,後方敵人減少,倒也安全了很多。

“鈴……”

“電話?”張淩風正在社區院子裏練習拳腳,一陣輕微的電話聲響起,張淩風不

很疑惑。

張淩風循聲找到電話,自己家的。他連忙接了起來。

“誰?”

“弟,是我。”

“老姐?”電話竟然是張淩風的表姐來的,“你還好嗎?現在在哪?”

“我還好,朱鵬(男朋友)陪著我。我在XXXX,家裏好嗎。”

“還好,呆在那別動,我去接你們。就是離開了也給我留個記號。等等,我找姨媽他們來。”說著,張淩風叫來家人,自己則帶好武器,騎上電動車出發接人。

“快點,兄弟。”張淩風催促著電動車(沒事找事),緩解緊張。原本雙方的距離很遠,不過現在交通無阻,還能穿小道,所以張淩風一個多小時就到了,這還是要避開敵人所造成的。

來到目的地,張淩風藏好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開始搜索四周。功夫不負有心人,很快,他就在一個隱蔽的廢墟中找到了自己的姐姐和準姐夫。

“老姐,是我,你們沒事吧。”

“小風,我們在這,我們沒事。”

“沒事就好,收拾東西,跟我走。”

“這附近有機械人,得當心點。”準姐夫朱鵬說道,“要不是這些機械人,我們早回去了。”

準姐夫於波是北京人,汽車維修的,技術好的很,和姐姐是高中同學,倆人準備明年結婚。在長假前,他父母去四川走親戚了,現在北京沒有別的親人了。

“我知道,沒事,現在它們沒發現我們,咱們趕緊回去。”

走了沒多遠,張淩風停了下來,“被敵人發現了,是幾個近戰機械人。”

從腰間拿出一把手槍,又把背上的15式拿了下來。“電動車放在拐角那,等我15分鍾,我沒來你們就走,我自己想辦法回去,快點。”

倆人當然不同意,張淩風急了,推了他們一把:“快走,你們沒有戰鬥經驗,想拖我後腿嗎?”倆人無奈之下離開了。

張淩風將背後的AK-103拿了起來,深吸一口氣,猛的跳起,一梭子子彈打向外星人,機械人很快擎起盾牌擋住子彈。這些盾牌不可能長時間抵擋攻擊,不過張淩風也沒時間在這耗。一看對方擋住了對方攻擊,立刻放低槍口,朝對方腿上打,很快一台機械人成了瘸子,倒在地上。

這種機械人比上次遇到的靈活很多,當然,裝甲也薄了很多。

剩餘四台機械人快步跑了過來,其中一個舉起長劍劈了下來,張淩風用槍格擋,不過AK-103馬上成了兩半,幸虧他反應快,不然自己也的交代了。

躲過一劫的張淩風抽出了腿上的美製軍用霰彈槍,這種槍威力極大,一個箭步來到一台機械人側麵,開了一槍,將一台機械人打穿了。

看到霰彈槍威力如此,張淩風欣喜不已。連忙拉動槍拴,但還沒來得及開火一台機械人的長劍就掃了過來。張淩風連忙一個後空翻躲過一劫,並對後麵的機械人的腦袋踢了一腳。但機械人舉起盾牌擋住了這一腳,並用長劍掃了過來,張淩風一曲腿,彈了起來躲過攻擊,同時對準一台機械人的腦袋開了一槍,打爆了對方的腦袋。

張淩風這一彈離開地麵三米多,堪堪躲過另外一台機械人從上劈下來的一劍,落地後立即向後彎腰躲過機械人回

的一劍,對準機械人腰部開了一槍,機械人應聲倒地。

最後一台機械人趕了過來,長劍橫掃,張淩風一個跟頭來到對方

後,一槍搞定。

掃了一下四周敵人都完了,張淩風來到最早倒地的機械人旁邊,從腰間拿出一把手槍,打出了全部的子彈,幹掉對方。

手裏的霰彈槍威力大,不過子彈少,要節省用,別的用處不大,也能補充。

從地上揀了三把長劍,張淩風快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