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決心

道心為何不穩?此刻,還需要答案嗎?在這個時候,恍然回神的道童子仿佛已經抓住了什麽。

屋中安靜,有的是一個沙漏,細細碎碎的聲音,代表著時間的流逝....而從那個沙漏,隻是一眼就可以看見,那清楚的時刻上分明標注,道童子站在這窗前已經有一個時辰...而這一個時辰,每一分每一秒,想的都是魏朝雨。

“魏朝雨,原來我道心不穩皆是因你啊。”道童子的臉色一下子變了,莫名的就抿緊了嘴角,皺起了眉頭。

他一行求道,怎能不知,大道無情...一路上需要斬斷的是各種欲望,需要摒棄的是各種情感...原本道之極致,就是完全的天道規則,人之追尋就是如此。

那各種情分不過是因果糾纏所致,一心求道之人怎麽能去主動沾染因果?

原來,上人對我失望的地方是於此...道童子好像很快就搞明白了一切,但他卻聽不見我的歎息...因為這讓我想起了師祖留下的給我老李一脈的教誨,沒有拿起,哪有放下?

不去體會其中的萬般滋味,一步一步去還清其中的因果?又談何放下?放下的基礎至少是無憾,無憾以後才談看清,看清之後才能輕輕放下...還自己一片雲淡風輕。

而道童子這意思卻是要生生去放下,其實那怎麽又叫放下?在不在一起,見不見這些都隻是形式..在心中的才是本質的,放與不放皆由心,就像笑與不笑,也皆在一顆心間。

可惜我的歎息道童子聽不見,我的想法道童子也更不可能知道...這裏的一切就像我的一個夢,我站在‘上帝的視覺’雖然經曆著,也是旁觀著一切。

可這個夢卻又好像長了一些.....從那一天,窗外的相思開始,時間好像過了很久,卻又像是過的很快...我站在旁觀的角度,好像就是在翻書一般,不經意的就翻過了一頁又一頁。

每一天我‘陪著’道童子晨起,晚睡...修煉,研習...每一天的生活是如此的規律,卻又是如此的‘乏味’,看似正常,卻沒有人比我更清楚,在很多個安靜的夜晚,那站在窗前的落寞身影,一站就恍然不覺時間流逝。

這樣的生活是過了多久?道童子不曾察覺的樣子,而我卻是清楚...已經是整整三個月。

按照他和魏朝雨的約定,這三個月中本最少有六次的見麵...道童子硬是一次都沒有去...山中修行無歲月,那是在心無掛礙的情況下,但是當心中有牽掛之時,每一天都是如此的難過。

隨著時間的流逝,山色越發的青翠了,道童子院中的各色花草在雜役的打理下,一朵接著一朵的盛放...就像是一個輪回進入了最美的巔峰,而在這個下雨的清晨,道童子的心也進入了某種情緒的巔峰。

這種情緒太過複雜,不能簡單的用一個形容詞來表達...思念,心痛,焦慮,牽掛...各種滋味混雜其間,就算是神仙也能給生生的逼瘋了去。

在這種煎熬下,道童子再也不能安靜呆在山門之中了...冒著蒙蒙的細雨,他終於在三個月以後,第一次走出了山門。

隻是想在山中走走吧...道童子如是的安慰著自己,可他刻意遺忘的是,今天又是一天與魏朝雨相約的日子...而所謂的隨意走走,也隻是情不自禁的朝著他們每一次相約的地點走去。

山景還是那山景,不過在細雨紛紛之中,多了幾分迷離,而在雨中,各種的愁緒更容易翻騰...道童子就是在這樣的情緒包裹中,一路上甚至有些恍惚的走到了相約的地點。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huaxiashenhuadaoshichuanqi/137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