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久了?

三年了,他離開,已經三年。

有時候尤悠都覺得,這三年漫長的像過了三千萬年。她從一開始的尋死覓活,到後來的麻木不仁,到現在的沒心沒肺。

“是嗎?”她垂著頭,譏誚的笑了,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還是嘲笑別人。

他結婚了。

她最後的那麽一丁點的希望,那一點光亮,都被撲滅,她的心陷入了無邊的黑暗,從此遊**。

“悠悠……”宋希不知道要怎麽安慰她。

蘇淺則是麵無表情。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蘇淺是想都不想,就覺得應該告訴尤悠,讓她徹底死心,隻有心死了,才不一直將自己蹉跎下去。

“是,聽說了娶了一個名門貴族的千金。”

“嗯,挺好的,不過……跟我沒關係……”尤悠低聲說。

宋希和蘇淺盯著她,然後看見有晶瑩的水澤從她的臉上掉落,砸在了她的手背上,濺開了花。

“跟我沒關係了……”她喃喃說道。

早在三年前,他離開時候,他們就已經沒有了關係。她是他的過客,他是她的路人甲。隻是這個路人甲,分量過重了。

三年後的這一天,尤悠哭得眼睛紅腫,聲音嘶啞,她對自己說,最後一次為他哭了。

**

尤悠本因為氣跑了那個相親男,所以不敢回尤家,擔心被奶奶剝皮,打算在宋希的小公寓窩上幾天,奶奶消氣再回去的,可是天不遂人意,當天晚上,尤家大哥親自過來抓人,將她綁了回去交給了尤奶奶。

尤悠已經準備好挨批的,不過意外的尤奶奶沒有,反而神神秘秘的跟她說:“丫頭,你真的跟葉家小子好上了?”

尤悠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誰。

“奶奶,我跟那個麵癱一句話都沒說過……”

“麵癱?”尤奶奶蹙眉,不過她馬上就嗅到了苗頭,“那個麵癱是誰?沒說過一句話,你怎麽知道我說的葉家小子是誰?”

尤悠一噎:“……”她怎麽忘記了,葉昊下麵還有一個弟弟!失言了!

“奶奶……”

“你今天人把家給氣成那樣,我還沒有跟你算賬呢!人家的媽都投訴過來了,隻差沒有破口大罵!”

“所以呢?你又要我幹嘛?”尤悠翻了個白眼。

“明天跟我去葉家!”

“奶奶!”尤悠有些生氣,騰一下從位置上躥了起來,“我不去!你也不要給我安排什麽相親了!以後我都不去了!”

她一口氣說完,直接往樓上衝去。半路上撞到她的大哥,也不曾停留,一頭栽進了自己的房間,砰一下甩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