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悠從未想過,有朝一日醒來,身邊會躺著一個男人,而這個男人,竟然是她一直敬畏的高冷隔壁大哥。

她怎麽想都覺得自己有種**的錯覺,是的,她心理上對他的畏懼和抗拒,讓她種種不適應。

可是現在怎麽回事呢?

她就躺在葉昊的懷裏,而且,她還像一隻八爪魚似的死死纏在他的身上,對於自己這種死睡像,真的是很無奈很無奈。

她也不敢亂動,生怕驚醒了這個男人,兩人尷尬。於是隻能瞪著眼睛,細細打量起他的臉。

尤悠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他,他的皮膚很好,很白,但是卻不病態,一雙劍眉又濃又黑,卻並不淩厲,那雙深潭般複雜的眼睛緊閉著。他無疑是帥氣的,高挺的鼻梁,飛薄的唇瓣,刀削的輪廓,無一不彰顯著他的得天獨厚。

即使是從小見過無數帥哥的尤悠,也不得不承認,睡著的葉昊,柔和的臉,真真是好看。

尤悠的視線落在他紅潤的薄唇上,腦海中忽然想起了那天在後花園裏,他紅著臉吻自己的場景,那樣生澀,吻得她唇生疼,一個二十八歲的成熟男人,充滿魅力的男人,竟然紅著臉對自己說:這是我的初吻。

她忽然有些好笑,要知道,她認識的那麽多貴公子,身邊的女人都是換來換去的,即使是自己的哥哥尤卿,也有過女人,他葉昊這麽出色的男人,竟然初吻都保留了二十八年。

呃……他不會是彎的吧?不對,昨晚她明明感覺到他那裏的腫脹……

哎呀!呸呸呸!尤悠你這個白癡在想什麽!她閉上眼狠狠的在心裏鄙視自己,臉不由得緋紅起來。

“你在做什麽?”忽然,耳邊傳來一聲男低音,因為剛睡醒的緣故,低沉而沙啞,但是充滿了磁性。

尤悠一僵,全身血液猛地燒起來,靠!他醒了!怎麽辦怎麽辦!繼續裝睡吧?應該不知道吧?嗯,閉眼繼續裝!不然呢?她現在可是全身都纏著他啊!

“悠悠?”葉昊輕聲喚她,沒有回應,沒有動靜。

他動了動,低頭看著她的臉,雙眼緊閉,他忽然笑了,這個女人,真不知道該說她笨還是傻。

他本想順從她的意願將她挪開,不過看著她手腳並用的抱著自己,他就又舍不得離開了,這般的親密,是他等了這麽多年才等到的呀。

於是,他不動了。

尤悠本以為他要起來了,還慶幸來著,結果……啊!他這麽又繼續摟著她不動了呢?!拜托,你能不能起來啊,她在心底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