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濟公在雙義樓吃完了酒飯,叫跑堂的算帳。跑堂的一算,說:“一共七百二十文。”和尚說:“不多。外加八十給八百罷。”夥計說:“大師父,謝謝。”和尚說:“給我寫上帳。”夥計說:“那可不行。今天新開張,一概不賠,減價一半,俱要現錢。”和尚說:“你敢不寫帳,咱們是一場官司。”夥計一聽這話,自己一想:“我何必跟他費話,我告訴掌櫃的,隨他意賒不蹤。”想罷,夥計來到櫃上說:“掌櫃的,那位大師父吃了八百錢,要寫帳...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Io/n/jigongquanzhuan/12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閱讀完整章節內容。

QUaNbEn.io,【全‘本’網。I O】

來源: hTtP://BiG5.QuANBen.Io/n/jigongquanzhuan/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