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葉永強正想坐下休息,卻聽得正門外傳來了陰森森的腳步聲,恐怖得令人毛發倒豎,耳聽著那“得、得、得”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葉永強情急之下,順手抓起一把金屬椅,高高舉在頭上,輕手輕腳地躲到房門後麵的側邊,大氣不敢出一口兒,單等著刺客進來。

隻聽得門外的腳步聲急促而忙亂,在葉永強住的房門前停下了,一陣小金屬的碰撞聲後,房門被迅速打開,一條黑影急急忙忙地衝了進來……

高度緊張的葉永強,抓住自己躲在暗處的有利時機,拚著命兒地將金屬椅朝那黑影砸下去,隻聽“啪啦”一聲,黑影連哼也沒哼一聲,晃了晃身子,翻起眼皮地倒下了。

葉永強此時不覺鬆了一口氣,靠近牆壁貼耳靜聽一會,確信沒有後續刺客了,才打開電燈坐下來,繃緊的神經一鬆弛,竟覺得疲憊不堪。抬眼一看倒在地上的刺客,刹那間又使他驚懼、緊張起來,眼前躺在地上的,哪是什麽刺客?分明是旅館的警衛!

這一發現非同小可呀!之前的性質完全變了味。如果真的是竊賊入室,自己就是自衛殺人,大不了扣個自衛過當;現在最低限度也是過失殺人了,弄不好,還會是蓄意殺人呢。

葉永強頓時心灰意冷起來,自己闖下彌天大罪了——誤殺海洋人!誰擔當得起呀?正在沒了主意的時候,那海洋警衛竟然奇跡般地抽搐了一下,葉永強頓時驚喜交集,他突然回想起和卡蓮麗吃飯時所碰到的逸事,他知道海洋人輕易是不會死的……

當時卡蓮麗正和自己在講述完他們的曆史之後,話題不知不覺就轉到了他們族人的奇聞異能上來。後來興之所致,她還用眼睛定定地注視了一會放在桌麵上的一杯飲粒。

沒多久,令人驚奇的事情就出現在葉永強的麵前:那杯飲粒竟然在沒有外力作用下,自己順著卡蓮麗的視線,移到卡蓮麗觸手可及的地方。葉永強正驚訝得不知怎樣說才好,這時,大廳裏一陣咳嗽聲,嚇得卡蓮麗和葉永強都吃了一驚。

抬頭看,一個姑娘往兩人所在的餐桌走來,眉頭緊鎖,一副自高自大的樣子,敞著上衣不扣鈕扣,露著黑色的堅挺的小衣,在白色肌膚下顯得特別搶眼、性感;她的腳上穿一雙黑色的長筒高爭鞋,“得得得”地、旁若無人地朝兩人這邊走過來。

有幾個海洋人本來在陪同太太喝茶的,一見那姑娘趾高氣揚的樣子,都知道有戲看,就圍了近來。他們高聲大嗓地談著話,如同看拳擊比賽前談論押那一邊更穩操勝券一樣,等待著將要發生的事情。

人群中,海洋著名異能家切貝林在吃用深紫色調味醬醃製的魚,還不時回過頭來,用冷冷的、凶狠的、醉醺醺的目光打量著這邊的人。人群在他的特異功能作用下,很自然地在他的視線直視範圍內分開一道通道,讓他悠然自得地看過來。

那趾高氣揚的姑娘走到卡蓮麗和葉永強吃飯的餐桌前,既不自報姓名,也不打一聲招呼兒,兩眼一瞪,就

把兩人桌前的碗碟換了一圈,還抬頭看一眼裝冷食的食品櫃,一碟菜就從空中飛到兩人的餐桌上,旁觀者頓時掌聲雷動。

兩個中年女海洋人,脖子很粗,頭發上係著白色的蝴蝶結,在餐廳裏的櫃台旁嚼著夾餡的麵包。滿臉露出不屑的神情,互相看看,就把一碟魚子醬意念移到卡蓮麗和葉永強吃飯的餐桌上。大家都沒看到魚子醬是從哪裏來的,它眨眼之間,就放在餐桌上了!

葉永強驚訝得張大了嘴,感歎道:

“不是吧?你們海洋人這麽多會特異功能的?”

“不是多,而是都會!隻是水平高低而已。你想想,當亞特蘭蒂斯大陸沒入海底時,海底下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有具大的像水晶宮一樣的空間,有高度文明發達的城市,對吧?也就是說,我們的祖先是隨著亞特蘭蒂斯大陸的沉沒而沉入海低的。

“如果按照你們陸地人類的學說,人,隻要離開空氣,就唯有死路一條了。那麽,也就沒有今天我們的會麵了。

“其實,世間上有許多事情都是令人難以置信但又偏偏實實在在存在著的。比方說吧,生活在海洋幾千米甚至過萬米的海洋人類,不就是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嗎?在極端缺氧的海底下,在具大的水壓下,我們同樣能生存。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jingtiandamimi/2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