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葉永強情急之下要衝到前艙去製止契羅利按動死光鍵盤的時候,從中艙位躍出來的那條黑影,咬牙切齒,用盡他全身力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地就是一拳,對準葉永強的腦門打過去。

葉永強隻感到“嘣”的一下,腦門象要裂開花似的,還沒讓他有所反應,頓時感到眼前一黑,便暈倒在地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模模糊糊地醒過來,葉永強著實被那黑影的一拳打得糊塗起來,想不清自己此刻正躺在飛碟艙裏。

隻依稀記得契羅利所長說要把自己帶去考證石斧,自己就和卡蓮麗匆匆忙忙進餐後,葉永強便被安排穿金屬製服。那一刻,葉永強才又解開內心裏糾結多時的又一個疑問!

原來海洋人“穿”製服是這樣的:隻要走到穿衣機器的麵前站定,機器就會象吹塑機一樣把金屬製服“噴”到人身上。怪不得從海邊救起卡蓮麗時,還納悶卡蓮麗的金屬製服沒有紐扣呢。

穿好製服後,他們一行走到了飛碟基地。當葉永強看到橢圓形的飛碟的一刹那,葉永強傻了!

他站在飛碟基地的旁邊,抬頭看,那橢圓形的巧奪天工的飛碟,在海洋人的人工燈光照耀下,閃耀出令人目眩的光輝,靜靜地躺著,如同迎接它的主人到來那樣地神秘、肅穆、漂亮。

葉永強最初還像之前一樣的自信,目中無人。但是,在震撼人心的飛碟麵前,他整個人慢慢變得肅然起敬起來,發自內心的配服、敬畏不禁油然而起。到後來,他的心間完全沒有了自以為是,沒有了瞧不起誰的心態。

他默然無語,內心思潮起伏不定,表情顯得不可捉摸,仿佛他之前的博覽群書變得多餘了、幼稚了,不足掛齒了!他的麵孔漲起了羞愧的紫紅色,尤其是他的眼睛像換了一雙似的,好慚愧的眼睛!隻要朝飛碟多看上幾眼,準會使他頭暈目眩、不能自持、自愧不如。

飛碟慢慢地張開它的舷窗,像笑臉一樣迎接考察隊一行進入。當葉永強走進飛碟裏麵時,那些裝置的複雜和整潔,簡直令人目不暇接、讚歎不已。有許多儀器儀表還是葉永強有生以來頭一次看到的呢!

當海洋人機械師各就各位後,契羅利所長咕嚕了一聲,大概是發了個指令什麽的。機器開始啟動了,機器聲安靜得幾乎讓人察覺不到,整個飛碟輕微震動了一下,便慢慢向水晶宮外飛去。

穿過水晶宮宮壁時,太神奇了,道理如同我們小時候所吹的泡泡,如果用針快速地刺,針頭可以刺進泡泡去,但泡泡不會破裂一樣。飛碟就是這樣飛出水晶宮進入海洋的,然後向著海麵上升去,速度漸漸加快。

飛碟艙內,突然,一個熒光屏上顯示出一個小黑點來,海洋人都緊張地聚攏過來,雙雙眼睛死死地盯著熒光屏上那個小黑點,一個海洋人機械師按動了一下按鍵,頃刻之間,熒光屏上的小黑點被放大了,原來是一艘集裝箱貨運船。

飛碟開始加速了,飛快地從海洋裏一下子就衝上了天空,眼底下的集裝箱貨船越來越小,航速就象螞蟻爬行一樣慢。

之後呢,又有一艘貨船在這海麵上經過,還好象發現了飛碟,契羅利所長便想掃股死光下去,葉永強頓時滿腔熱血奮不顧身地衝上去阻止。可自己被人衝著頭部狠狠地來了一拳……

想起來了,葉永強完全想起來了。沒錯,自己被人暗算了。

這都不要緊,隻是不知後來的那艘船上的人被殺了沒有——想到這一點上,葉永強急了,他“謔”地一聲站了起來,頓感頭崩額裂般疼痛,還天旋地轉似的差點站不穩,他用手伸向艙壁上保持住身體的平衡。

忍了忍疼痛,咬了咬牙,他就要走出小艙去,剛好碰上迎麵而入的卡蓮麗。她的臉色幽幽的,好象剛才經曆了不愉快的事情。

是不是因為葉永強的事情而和從中艙衝出來襲擊葉永強的黑影吵了架,葉永強不得而知。此刻,她憂鬱地定定地看了一會葉永強,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