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葉永強怒發衝冠地來到契羅利所長麵前,他的舉動使整個飛碟艙內的空氣也凝滯了。看他一臉的憤怒,海洋人有幾個的屁股已輕離了凳麵,隻要葉永強有什麽越軌行為,就會一躍而上,把他按下。

象這樣“標本”犯亂作上,在海洋人的刑法裏是死罪一條來的。不料葉永強走到契羅利所長麵前,隻是伸出手來指著契羅利,說:

“你們到底還有沒有人性呀?難道非要陸地人死去不可嗎?他們也和你們同屬一個祖宗呀,說到底,他們是你們的兄弟姐妹來的呀!你們自己想想看,把他們真的比作你們的親人,你們殺他們,就是殺自己的親骨肉呀!連親人也加以慘殺,問問你們的良心過得去嗎?”

卡蓮麗被剛才葉永強的魯莽行為早已嚇出一身冷汗了,及至結局是如此出人意外,為了避免海洋人對葉永強的誤會,她馬上把葉永強的說話翻譯給海洋人聽,而且還賦予感情色彩在語句裏,確實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飛碟裏的海洋人都神情凝重起來,彼此相看默然無語。是呀,假如……

隻要慢慢地想一想,想一想他們祖先居住的美好的亞特蘭蒂斯大陸的消失,再對比今天他們的所作所為,也會令人痛心疾首的。

那時候,原因不明的氣候突然變得暖烘烘的,第三冰期的冰川受不了如此高的熱度,開始融化了,那可是一次毀滅性的災難呀!

巨大的水流,從四麵八方湧向了海洋,全球的水位上升了。不但淹沒了亞特蘭蒂斯大陸,也淹沒了地中海,加勒比海和大西洋。

麵對著災難的不期而至,作為亞特蘭蒂斯的統治者,在接到洪水來勢洶洶的警信後。他們召開了緊急會議,10位統治者的後裔都前來參加,當然還有亞特蘭蒂斯大陸的當權者近300多人前來參加。

這是決定他們民族存亡的會議。慣常的匯報情況討論發言耗去了一個多小時。此時,駐守在亞特蘭蒂斯大陸海岸邊的衛士快馬加鞭呈來了緊急報告,預計整個亞特蘭蒂斯大陸將在午夜時分被淹沒。

底窪地方的注水量已達1127500秒立方米,夜間零時在20萬秒立方米以上!會場頓時一片嘩然,議論紛紛。主持會議的亞特蘭蒂斯大陸最高領導要大家“安靜、安靜,不要大驚小怪”。爾後他還是按部就班地作總結發言。

正在此時,在現場觀察水情的部隊領導趕到會場,臉色鐵青地打斷例行的領導結束語,簡明扼要講了洪水來勢已非人力可以阻擋得了,要求整個亞特蘭蒂斯大陸現在還存活的人全部撤往高地。

那個現場觀察水情的部隊領導臉色鐵青著,完全不把那些死到臨頭還迂腐地墨守成規地討論個沒完的領導放在眼裏,他對自己的部下咆哮如雷道:3分鍾後亞特蘭蒂斯大陸的老弱婦幼就要撤往大陸高地;18至45歲的青壯年迅速到達抗洪搶險崗位,伐木造船!

在大災麵前,他認為能救得一個算一個,並維持好治安秩序;一切聽從統一指揮;同時宣布由最高領導任亞特蘭蒂斯大陸防洪搶險指揮部總指揮。

亞特蘭蒂斯大陸防洪搶險指揮部總指揮立即要求部隊衛士,把總指揮的緊急命令毫不延誤地傳達到大陸還未被水淹的各地去。同時發布指令,“要下決心撤往高地,做到盡量少死人。否則,追查責任”。

隻可惜,這個指令沒能完全貫徹下去。此刻所有的亞特蘭蒂斯大陸還活著的人員已慌亂了。大家都為各自逃命和搬運自己的財產而忙亂起來,沒有人組織老弱婦幼撤往高地,更沒有人挨家挨戶通知和動員撤離……

海洋人的祖先麵對著洶湧而來的洪水,毫無辦法,那被淹沒前的驚慌、恐怖以及麵對死神來臨的絕望,還有慘不忍睹的騷亂,實在無法用文字來描寫。

當洪水越升越高,來勢越來越凶時,他們唯有發出聲嘶力竭的絕望的呼叫,到處是慌作一團的垂死掙紮,到處是死到臨頭的痛不欲生的哭號,那殘酷無情的景象,至今仍然無法抹去。

洪水從海洋迅速地升高,一塊一塊陸地被毫不留情地淹沒、摧毀。亞特蘭蒂斯大陸眼看著將被吞沒,海洋人的祖先駕舟的被卷翻,留在較高地帶的部份人幾乎是快要被嚇瘋了。

亞特蘭蒂斯大陸海拔線較低的地方,早已是一片逐漸猛增的汪洋大海了。到處漂浮著海洋人類祖先的屍體,到處漂浮著海洋人類祖先曾辛辛苦苦創造出來的財富。洪水洶湧澎湃著,發出令人恐懼的巨響,以每小時上升十多米的速度,迅速吞沒了整個亞特蘭蒂斯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