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凶狠地盯著葉永強並一個箭步衝過來揪住葉永強衣衫的人,原來是契羅利所長。隻見他咬牙切齒地又是晃拳又是比劃著嘰哩咕嚕一通,才狠狠地將葉永強推了一把,走回自己原來坐的位置。

葉永強被契羅利突如其來的訓了一通,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呢,隻好求助地轉過頭去看卡蓮麗,卡蓮麗簡單扼要地解釋說:

“整個海洋人類確定下來的宗旨不能改變,你不要再蠱惑人心了!”

葉永強還想反駁幾句什麽的,但海洋人已無人理睬他。他激動地喘著氣坐在椅子上不停地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他臉色蒼白,嘴角露出不服氣的表情;用那雙憤懣的、變得凶神惡煞的眼睛望著卡蓮麗。

但海洋人不理彩他,他們各就各位,全神貫注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飛碟按原計劃行動。潛入水底後,穿梭在奇峰險峻的海洋,直往大洋的底部潛去。在百慕大三角區附近的斯特裏姆灣明澈的海水裏,一架F16戰鬥機被洋流卷到這裏,斜斜地插在海底上。

海洋人將飛碟停下來,打開飛碟艙蓋,伸出了一巨吊臂,將飛機吊進飛碟艙裏去,正想啟動飛碟再去搜尋另外兩架戰鬥機時,突然,遠遠的海峽處,忽然冒起了一股混濁的水泡,海水頓時變得模糊不清。

緊接著,一個兩頭圓粗的大雪茄煙似的怪物慢慢地從海峽底部升起來。它長約一百至一百二十米,以每小時五十至六十海裏的航速向著飛碟駛過來。

飛碟上的海洋人起初一驚,馬上進入高度的戒備狀態,警覺地注視著來路不明的客體,隻要對方稍有探究或攻擊飛碟的行為,海洋人就會對此客體實行攻擊甚至消滅它。

然而,飛碟內的海洋人很快就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用放大器將對方放大在熒光屏上時,可以清晰地看到對方也是海洋人進行海底作業的潛艇,便發射短距離信號波過去,叫他們去搜尋另外的兩架戰鬥機,對方回過信號來表示明白後,便慢慢地往飛碟這邊過來。

這時葉永強不解地問:

“卡蓮麗小姐,為什麽最初不發信號過去詢問,而要等看清對方後才發信號呢?”

卡蓮麗懶懶地轉過頭來,麵帶倦容地對葉永強說:

“一般地說,我們不隨便發信號,否則到處都是奇怪的信號,豈不是告訴你們陸地人知道,在海洋底下生存著人類!”

不料葉永強帶點嘲弄的語氣說道:

“其實,你們海洋人類的存在,我們陸地人類是早就知道了的!”

卡蓮麗半信半疑地問道:“我不信,你說來聽聽?”

葉永強頓時來了勁頭,他細長而烏黑的眼睛,閃爍著亮麗的目光,抬起頭來看著卡蓮麗,身體坐得很端正。他在儀表盤前的旋轉椅上慢慢搖擺著,起勁兒地說話、抑揚頓挫中帶著感情地向卡蓮麗講述陸地人類到底知道多少海洋人存在的消息。

卡蓮麗靜靜地坐在葉永強的旁邊,盯著他的臉;她那睜得大大的眼睛表明了她在十分認真地聽他講述。而葉永強一碰到她的目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