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的漆黑的森林裏傳來的救命聲,是多麽讓人驚駭!在這黑漆漆的、靜悄悄的晚上,在卡蓮麗剛剛遇怪後不久,又傳來如此令人毛發倒豎的救命聲,更加使海洋人驚恐萬狀。

他們警惕地人人手拿一支雷光炮槍,嚴陣以待。雷光炮槍是海洋人的致命輕武器。別看它外型與陸地人類現代的衝鋒槍差不多,但威力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這鐳光炮槍有名堂著呢!它通過能量槽裏的能量提取器吸取能量盒裏的能量,通過能量轉換裝置轉換成光能,射入橢圓多麵體的人造寶石。並通過寶石的調整,散亂的光線就形成統一方向的激光,在能量整合器的作用下形成聚能光球。

光球經過微型能量罩產生器後在表麵形成一層薄薄的保護膜,在壓力爆發器的高壓作用下高速射出,當光球碰到物體或飛行一段距離後保護膜衰弱後就會產生劇烈爆炸。打到裝甲或掩體就對其產生強大的破壞,落到人員當中那就是災難了。

此刻,海洋人全部聚集在卡蓮麗的帳篷裏,手握住雷光炮槍緊張地盯著帳篷外的一舉一動。看他們的臉上,都有一種人人自危的驚恐萬狀的表情。

值班軍官爾諾夫把手中的鐳光炮槍反複地察看了兩遍保險栓打開來了沒有,樣子小心謹慎中透漏出不熟悉的情況。但他沒問別的海洋人,爾諾夫是值班軍官,真開口問別人了,就等於脫下褲子被人看見屁股了——這說明他對保衛工作的基本業務也不熟悉!

他因此默默無語。雖然內心也有些自責:平日老想著爭權奪利,倒沒太注意學習武器的使用辦法!

損下巴躲在帳篷的另一個角落,無意中看到爾諾夫的尷尬,就禁不住抿嘴偷笑,心裏還禁不住高興地歡呼,意味深長地暗罵道:“嘿!要爭別人的位置,也要先稱稱自己的斤兩!”損下巴急速地拉開槍栓,做好迎敵的準備。

他剛想到要在值班軍官麵前露一手時,卻突然莫明其妙的沒有了興趣,內心深處有一種預感,自己的主要目標根本不是爾諾夫,可是,是什麽呢?他一時之間倒想不起來了。便伏在地上,慢慢爬到帳篷口,伸出槍口,睜大眼睛觀察野外的一切。

每個海洋人的心裏仍然混亂不安、驚恐不定。神農架山高林密,誰都不知道它到底隱藏著什麽,說不定在你最以為什麽也沒有的時候,就出現最意想不到的東西,以其突然、驚奇、恐懼的形式出現,把人生生嚇死。

按理說他們的武器如此先進,科技又遙遙領先於陸地人類,現在卻表現得不成體統,都龜縮在卡蓮麗的帳篷裏,要真有一支陸地人類的部隊來襲擊他們,不死也損傷慘重!

究其原因,就是這是一支海洋人類的研究隊伍,對於行軍打仗並不在行,雖然官價上也套用軍隊的那一套,但實質上他們主要是做研究,分析物種的來源或者說寫論文倒還可以。

契羅利所長帶領的這批海洋人,一直到天際露出魚肚白時,緊繃的神經才稍為鬆弛。但因為一個晚上神經繃得緊緊的,等到看到天亮時,已是疲憊不堪了。而且還肚餓得很,一個個恨不得立即就能吃上早餐。

好在海洋人類的野外用食物是用複合物製作的,有點類似我們陸地人類部隊裏經常使用的壓縮餅

幹。考察隊的隨隊廚師按習慣擺上這麽多分早餐時,竟然發現多了一份。

他摸著後腦勺都噥道:“怪哩,明明每天都是這麽多份的,今天怎麽會多一份的呢?”那廚師的一句嘮叨,卻猛然提醒了損下巴,他立即就站了起來掃視一番,臉色跟著就發青,也顧不得此刻是什麽場合了,損下巴既突然又慌慌張張地對契羅利叫道:

“不好啦,契所長,昨天晚上整晚都處在緊張狀態,連葉永強失蹤了也不知道。”

損下巴的一聲驚呼,刹時間提醒了在場的所有海洋人。對呀,昨晚氣氛太緊張了,大家都忙著對付沒來由的恐懼,倒沒人注意到葉永強不知什麽時候偷偷溜走了。

契羅利所長有些懊惱,怎麽到現在才想起他來呢?便條件反射地把目光轉到卡蓮麗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