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兩個形跡可疑的人一走出醫院,副隊長就和同來的幾個警察側身貼在醫院的窗子後麵,用眼角緊盯住兩人的一舉一動。

兩個形跡可疑的人剛走出醫院大樓的大門,就看見一輛絕塵而去的的士,兩人刹那間愣了愣,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馬上跑到大門外,急匆匆地也截了一輛的士緊追不舍。

這時候,躲在醫院大樓窗子後麵的那幾個警察,也發覺情況不妙,互相揮了一下手,緊跟著衝下樓去。他們眼看著兩輛的士呼嘯著一前一後在大街上追逐,什麽話也不用說了,早明白是怎麽回事了,也紛紛坐上警車,一路鳴笛追趕而去。

這些警察是怎麽一回事呢?原來,他們在濱海醫院查了一整天後,對濱海醫院所發生的事感到不可思議,將情況匯總後向省公安廳作了匯報。公安廳接到匯報後,也認定為重大案情,他們推斷梁伯明所卷入的確實是一件非常重大的案件。而且非常神秘和令人震驚。

省公安廳立即指示市警察局要重點保護梁伯明,跟著就連下班時間到了也不下班了,一邊召開緊急會議研究對策和措施;一邊將謎一樣的的案子電告公安部,同時派出了兩個得力的、具有豐富經驗的刑偵人員連夜趕來濱海市,以協助市警察局把這個案子偵破。

省警察廳的兩名人員,可謂刑偵裏手。翻開他們的個人檔案,就知道他們曾經偵破過許多大案、難案、要案、死案。現在,當他們接受新任務後,卻都感到肩上的擔子非常沉重。

好在省府離濱海市不遠,兩個多小時的高速路程就到了。一路風馳電掣,到得濱海市公安局,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也沒有客氣什麽就進入正題,一問梁伯明呢,市局的人竟回答說被一個神秘人物接走了。

什麽?省公安廳來的兩個人不免相互對看一眼,也來不及批評什麽的了,緊接著問:“接哪去了?”好在得到的回答並不遠,就在市中心的醫學院附屬醫院。於是連夜立即出發趕到醫學院附屬醫院去,已遲了一步!

此刻,前麵兩輛出租的士有些慌裏慌張地往郊外奔去,後麵十多輛警車一路呼嘯著緊追而來。平順的堤岸公路旁邊的椰樹飄然移過,堤岸上一忽兒是一片墨綠色的起伏不定的莉花木苗林子,一忽兒是一片深藍色的椰樹林,一忽兒又是一片紅樹林子。

在這淡淡的夜色下,都顯得黑糊糊的一片又一片。繞過彎道,深藍色的、澎湃著的大海映入眼簾。堤岸公路現在一邊是海一邊是高低起伏的小山丘。山丘上,有幾家低矮的農舍,牆邊堆著柴草,屋頂蓋著深灰色的瓦片,小窗子折射出淡淡的靜靜的燈光。

遠處依然是彎彎曲曲一條公路,還有延伸不斷的山丘和樹林子,但都不具有幽深高大的氣勢。

在這樣的一條公路上,三拔追逐著的車輛的燈光,是全部被看得一清二楚的。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瞠目結舌的事情出現了!

三拔追逐著的車輛剛離開繁華的市內不久,就那麽轉了幾個彎,眼看著就要手到擒來了,也不知怎

麽回事,竟然不見了其中的一輛出租的士!等警察們追上來截停的士時,十多條槍指著的,要的士上的人舉手走下來的,卻竟然是梁伯明和神秘男子!

警察們一看,不禁傻了眼。他們明明追著的,是在醫學院附屬醫院裏那兩個形跡可疑的人搭乘的那輛的士,怎麽到走下車來的人卻是形跡可疑人追趕著的梁伯明和神秘男子?

“怎麽回事?還有一輛出租車躲哪啦?我們一直跟在它的後麵的呀,也沒見跟丟過,怎麽一眨眼就不見了呢,真是怪了。”副隊長和他的警察們商咕道。神情驚訝得怎麽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是真的。

那舉著雙手的神秘男子麵露淡淡的笑意,輕輕地都噥道:

“不止怪,還神出鬼沒呢!”

“你是什麽人?竟敢冒充中央軍委的人,怎麽我們省公安廳不知道呀!真是的,你還敢來多嘴?還有,劫持梁伯明副院長你都敢幹,洗定屁股等坐牢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