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提醒,眾人茅塞頓開。

吳院長立即吩咐大家到醫院大門地廳集合,這些醫生們頓時忙碌起來。

因為平日裏吳院長從小吃店吃早餐回來的時候,他們才不慌不忙地開始各人找借口到醫院附近的早餐店去找吃的。

現在突然說要到葉永強的家裏去,自然就有些手忙腳亂了。

梁伯明副院長即時跑回他的辦公室去,囫圇吞棗地把包子吞進肚裏,才若無其事地到醫院大門前等候。

內科的劉利民卻不慌不忙地照例坐下來,把打包回來的湯粉慢咽細嚼地有茲有味地吃完,才坐電梯到大門地廳去。

有個名字叫做黃海生的在神經科任科長的,他第一時間就是回他的辦公室,輕輕把辦公室的房門鎖上,先走到電腦前把剛打開來的別人不宜觀看的頁麵一一關上,才敢離開辦公室。

口腔科的易力強臨走前還不忘偷偷走進眼科何葉麗的辦公室,用他那軟細的、貓叫似的嗓音對她說自己要到救起海邊怪姑娘的葉永強家,一旦有什麽新發現,就第一時間打電話告訴她。他正在追她,可是因為自身條件不算很好,嗓音又怪,所以一有什麽能夠顯示自己能力的事情,都不忘記表現自己。何葉麗認為他在醫術上還不錯,可就是一個不算好接受的男人,因此還猶豫不決呢。她正在做著手術前的準備,易力強突然冒冒失失地探進身來還真嚇了她一大跳,聽完他所說的事,不免認為他小題大作,反而討厭起他來。

吳院長在醫院大廳左等右等,將近半個小時過去了,才等齊人員,不免有些不高興,他在臨出發前忍不住發了一通狠話,他說:

“同誌們,你們這是幹什麽呢?我平日給你們很多的自主性是為了發揮你們的主觀能動性。可現在行動的時刻到來了,你們集中一下都要半個鍾點,請問,你們還有沒有救死扶傷的責任感?我們這次行動就是要救人的,可你們像一盤散沙似的,哪似個醫生呀?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回來就要整頓紀律,不然似現在這種狀況,我們明年拿什麽來創三甲醫院呀?首先第一條紀律就被考核組槍斃了,其它硬件再好也沒有用。如果我們再不改變這種散漫無紀律的狀況,索性我們自己提出不申請創三甲醫院算了……”

吳院長的一頓話,訓得大家的頭都垂得低低的,他們羞愧地一聲不敢哼地佇立在醫院的大廳,任由來看病的人群都好奇地幸災樂禍地瞧熱鬧。

後來大家都默然無語地走上車去,救護車這才風風火火地一路上“嘩喔嘩喔”地飛馳而去。

匆匆忙忙趕到葉永強的家,葉永強家的房門居然沒有上鎖!

小心翼翼地推開房門時,卻隻有徐羅蘭神經失常似的抱著失蹤了好幾天的葉小雨,兩眼呆滯而茫然。一見有人衝進房來,嚇得縮作一團,抱起葉小雨便往床角裏躲避,嘴上還胡言亂語道:

“別……別再來了……我怕……我怕呀……”

生們被這莫明其妙的戲劇性的一幕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一種莫明的恐懼感悄悄地爬上了各人的心間。彼此認真打量了一下葉家,隻見到處被翻攪得亂七八糟。

還是吳院長見多識廣,用平緩的口氣對徐羅蘭道:

“徐羅蘭,徐羅蘭同誌,你別怕,我們是濱海醫院的醫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