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夏皇的測試

姓名:蕭銳

身份:大夏國七皇子

天賦:穿越者身份算不算?不算那就沒有

降臨值:65/100

新增任務:出色完成夏皇的測驗,降臨值+15。此任務強製執行,失敗,扣除降臨值50!

……

“艸!”

蕭銳彈坐起來,一臉懵逼。

係統,你是想置我於死地嗎?

有任務就算了,尼瑪完成不了還要扣分?這一扣,立即回到穿越前。

當然,這對蕭銳而言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係統想幹什麽!

你讓我出色完成夏皇測試,是不是想逼我當皇帝?

蕭銳仿佛看到,大皇子冷哼一聲,二皇子拿好了刀,四皇子舉起了拳頭,五皇子、六皇子陰陰的笑。最可恨的是三皇子,竟然撕碎了寫下的欠條!

“扣吧,扣吧,我就當係統不存在唄。”蕭銳寧願降臨值扣完,也不能當出頭鳥。

“叮咚..特別提醒:當降臨值為零,抹殺宿主!”

蕭銳的眼角抽了抽,隨即大義淩然道:“作為一名優秀的穿越者,必須為這個時代作出貢獻和表率。不要說是可能做皇帝,讓我當李二郎也提刀就幹。”

係統滿意的隱去行蹤。

我的媽呀!蕭銳捂著臉,感覺前路茫然。諸位哥哥,聽弟弟解釋,弟弟也是被逼的!

第二日,蕭銳入宮。

在養心閣外,碰到了早就等候的蕭景和蕭炎。

“七哥!”蕭炎叫道。

蕭銳無精打采嗯了一聲。

“七哥怎麽了?沒睡好?”蕭炎問道。

蕭銳有氣無力道:“你睡得好?”

蕭炎瞥了一眼養心閣,連忙吐了吐舌頭。

蕭景神情得意,忍不住的在內心嘲笑他兩人。

片刻,一名內侍太監走出來。

“陛下正在批閱內閣呈上的加急奏折,吩咐三位皇子移步偏殿等候。”內侍太監恭敬道。

“是!有勞海公公。”蕭景點了點頭,對待這位夏皇的貼身內侍太監,頗有禮貌。

蕭銳瞥了一眼海公公,正好和他平靜的視線一碰,隨即錯開。

這位老太監服侍夏皇二十多年,用老奸巨猾形容他已經不夠功力了,司禮監負責內閣奏折的批紅,這位司禮監的老大,可是位高權重的身份。

他讓三人移步,為何要加前綴?

能讓夏皇批閱的加急奏折,並且司禮監還不敢怠慢,隻能是軍情!而且是邊關急報。

第一時間,蕭銳就想到了大夏國和大齊國爭奪的草原牧場,這是時下最熱話題。

進入偏殿,蕭銳第一眼就看到牆壁上掛著的地形圖,仔細一看,不正是草原牧場附近的地形圖嗎?

地形圖畫的很詳細,標記了草原牧場的範圍,和兩側的地勢、山脈、水流走向,甚至是山脈的預測高度和水流的概況。

大夏國腹地多平原、丘陵,越往北,山脈越多。

這處草原牧場在大夏國西北處,正好和大齊國接壤,是一片方圓數萬畝的草原,兩國邊境線將牧場一分為二。

更主要的是,越過這個牧場,往兩側數百裏都是連綿群山,這個缺口是天然通道,可以**對方領土。

所以,大夏國冠軍侯領兵在牧場以南二十裏軍鎮駐紮。大齊國在牧場以北的軍鎮駐紮。

蕭銳記得,之前來養心閣,還沒有掛上這幅地圖。

種種跡象,是否在透露夏皇要考驗的內容,恰是這牧場之爭?畢竟夏皇曆次考驗的內容都和國事有關係。

想到這兒,蕭銳仔細觀察牧場周圍地形圖,企圖找到辦法。

牧場往西,山脈走向是往西北而去,連接著昆侖高原。那裏海拔高,常年冰雪覆蓋,如今這個季節,正是冰雪消融的季節。

“嗯?”蕭銳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就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在蕭銳緊盯地圖時,蕭炎也跑來看著地圖,看了幾眼就感覺無趣離開了。蕭景也掃了幾眼,便不在意。

沒過多久,夏皇走了進來。

夏皇五十二歲了,體型微微發福,依舊能看出來年輕時虎背熊腰,曾經征戰四方,到如今還有身為統帥的霸氣。

繁忙的國政讓他看起來有些疲憊,他來到殿門前就看到三位皇子的舉動,蕭炎百無聊賴。蕭景靜坐沉思,而蕭銳…嗯?看地圖。

夏皇掃了一眼海公公,腳步未頓走了進去。

蕭銳回過神,連忙和蕭景、蕭炎一起參見。

“兒臣參見陛下。”三人躬身行禮。

夏皇笑道:“你們三個進來學業如何?可曾完成眾博士留下的課程?”

蕭景恭敬道:“回稟父皇,兒臣不敢忘記父皇教誨,每次課業都認真完成,不敢怠慢。”

“我也是。”蕭炎輕聲道,那模樣似乎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話。

蕭銳則道:“我會向兩位弟弟學習,更加認真。”

夏皇笑著點點頭,目光掃過蕭銳時,停頓了一下。

他起身來到書桌前坐下,道:“你們兄弟九人中,隻有你們三個還在修身未能齊家,所以要趁著少年光陰,勤奮努力多多學習,學到的才是自己的。身為皇族,更該具備一定的素養,不僅是學問上,還有武學上。你們的身份,注定你們不能像尋常百姓那樣。這是你們的幸運,也是不幸。”

夏皇語氣深沉諄諄教導。

其實蕭銳很佩服夏皇,不管國事多麽繁忙,總會找時間教導皇子,而不是全部推給集文殿。並且,他的教導多集中在責任和能力上,看得出來他是想讓自己的孩子能對不得這個身份。

“是!”蕭銳三人躬身應道。

夏皇笑道:“都別站著了,坐吧。”

海公公已經命人搬來書桌座椅,就在殿中央陳列,蕭銳三人依次坐下,抬頭看著正前麵的夏皇。

和往常一樣,測驗開始。

夏皇沉聲道:“作為皇子,一心讀聖賢書的同時,也得兩耳聞窗外事。如今京城百姓議論紛紛的事,是什麽事?”

“牧野牧場!”蕭炎搶話道。

夏皇點點頭,道:“所以,我今天測試的內容就是關於牧野牧場,你們三人寫下你們策論,暢所欲言,各抒己見。”

果然!蕭銳暗暗想來。

蕭炎哭喪著臉,感覺好難。

蕭景則皺著眉,毫無準備。

“給你們一刻鍾的時間,點香。”夏皇說道。

海公公揮揮手,三人太監端來三個香爐,放在三人桌上。

望著飄**的煙氣,蕭銳陷入了猶豫。

降臨值是必須要賺到手的,因為自己不想死。但如何出色的完成夏皇的測驗,這需要深究。

出色,就是提出的建議好,所述己建讓夏皇大為認同,不僅能解決問題,而且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非贏過蕭炎、蕭景那麽簡單。

贏過他兩人,不代表是出色的完成考驗。

所以,需要弄清楚夏皇的真實想法。

作為皇帝,他的想法無外乎兩條。

其一,得到牧野牧場,並且一勞永逸,讓大齊國不敢再爭牧場。

其二,若能同時重創大齊國,再好不過。

想法很美好,但辦法極少。

蕭銳沉思許久,終於下定主意,就這樣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