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怎麽。”

本來,碰到了這種事情,西門若水的第一反應,就是將陳世龍給幹掉。畢竟,這家夥實在是太可惡了。居然,捏她哪裏。

可是,不知道為什麽,西門若水卻不想這樣做。

“我隻是招式沒用對,有些不習慣,打到自己了。”於是西門若水就毫不猶豫的撒了個慌。

而其他人,也沒懷疑,除了陳世龍。

陳世龍覺得有戲,西門若水居然沒有舉報他,也沒有告訴別人。這麽明顯的暗示,不對,應該是明示,陳世龍如果還猜不到,那就真的要注孤生了。

西門若水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想的,可是,她可不想再繼續承受剛剛的那種感覺,萬一被人發現了,那她都沒法做人了。於是,西門若水連忙叫道:“你的招式我也見過了,的確是很與眾不同,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在繼續用了。”她這是在告訴陳世龍。

但是,西門老先生他們不知道,所以都以為西門若水是為了奪得勝利,故意瞎胡說。

可是,然並卵。

又是一招過去了,這一次,陳世龍的目標是西門若水的翹臀,雖然有皮褲包裹,可是,那手感,實在是沒的說。

西門若水羞憤難當,可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麽說才好,剛剛沒說,現在要是說了,一會兒人家問起來,她該怎麽回答?

這一次,西門若水越發的憤怒,瞪著陳世龍,“陳世龍,你要是再敢試一下看看,我告訴你……”

誰知道,陳世龍不等她說完,就直接開口歎道:“上善若水!”

這莫名其妙的一句,把西門若水給鎮住了。她覺得,陳世龍這話肯定有深意,可她一時半會兒也解不開。

一場不像是比鬥的比鬥,慢慢的就結束了。

結果自然是陳世龍贏了,西門若水很生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院子,進了屋子。

“這怎麽了?”周秘書有些奇怪。

到是馬依兒,狠狠的瞪了陳世龍一眼,似有所查,追了進去。

陳世龍嚇了一跳,才想起來一個馬依兒,頓時追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