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著,門口又來人了。

龍行虎步,國字臉黝黑深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那個審訊的八字胡一看到來人,頓時驚訝的站了起來:“周隊長,你怎麽來了?”

“這件案子已經被我們刑警隊接管,你可以走了。”那周隊長卻並沒有理會對方的招呼,而是一揮手。那審訊的警察也不敢違抗他命令,起身就走。

那周隊長看了一眼吳非非,一瞪眼:“無關人等請出去,我們要審案了。”

吳非非一愣,就有一個警察站了出來:“這位小姐,請你出去,如果有什麽問題,可以去外麵找人反映,我們現在要審案,請你配合。”

吳非非不想走,可是那周隊長的理由她根本無法拒絕。

她的目光投向了陳世龍,卻見他嘴角扯起了一個弧度,心下一定,他這麽有把握,應該問題不大吧?

等吳非非出去後,周隊長的目光就落在了陳世龍身上。

根據局長的意思,這家夥,不能放過。

金烏西墜,天際的霞光慢慢收斂,然後,猛地再次綻開,最後才慢慢斂起,直至烏雲彌漫。

左小右正將一份文件放下,剛想起來衝杯咖啡,電話就響了起來。

“喂!爸,是我,你說……”

掛斷電話,左小右眉頭緊蹙在一起,語氣裏滿是疑惑的說:“這家夥怎麽搞得,怎麽就進了警局了?不行,我得趕緊去看看。”說完她就起身收拾,然後離開了辦公室。

望著天際慢慢迷上的色彩,這個時候,公司已經沒什麽人了,罕有地方還亮著燈,左小右深呼了口氣,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忽然緊張了起來。

車子很快就上路了,朝著遠處駛去,融入了車流之中。

警局,周隊長已經失去了耐心。

“去吧攝像頭關了。”

目光森冷,周隊長已經好久沒嚐試過這些手段了,說起來還有點手癢,他滿麵的靠近,捏著手指,指節頓時發出‘哢哢’的聲響,一扭脖子,又是‘哢’的一聲,如果是普通

人的話,配合他的目光和氣勢,足以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使其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