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人怕的就是萬靈不說話,東家的怒火最終總還是需要有人承受,萬靈此時把責任一己擔下,萬家眾人頓時就有種解脫的輕鬆了,連日來壓在心頭的惶恐也就煙消雲散了。

“靈丫頭啊,你有這樣的心,我們都很高興。這事本來是你做的不對,給東家賠禮道歉無可厚非。”萬偉淩沉著聲音說道,看了看廳裏眾人,又道:“隻是給東家賠禮道歉的時候,你一定得注意方式方法,如果能夠挽回兩家的聯姻,一定要盡力爭取。”

“對對,大哥說的對,靈丫頭,這事你一定要仔細考慮清楚了,東家的關係要盡量彌補。”

“東家確實重要啊。他們很有可能在明年的家族大比中勝出,獲得古法界家主之位,這對於我們再回到古法界是有幫助的。”

“……”

人性許多時候都是經不起推敲的,其變化比起潮汛都還要來得快,但有性命攸關的禍患,拚了命也要抓根救命的草,一旦這跟草抓住了,且不管有沒有徹底脫離險境,隻要瞅著點機會,便會冒出許多其他的謀求。

萬家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渾然忘了之前還在擔憂來自東家的報複,現在隻想著讓萬靈出麵,再次抱緊東家這根大腿。

萬靈靜靜地看著這些激動的不能自持的族人,臉上雖是沒有絲毫表情,但是眼睛裏的光芒卻是越來越冷漠,越來越堅定。

馮凝雲氣得怒火中燒,她狠狠地在桌子底下踢了丈夫一腳,低聲道:“看見了吧,這就是你的家人,看著他們這麽逼你的女兒,你還要事事都為他們想著嗎?”

萬俊山的臉色臊得通紅,心也在火辣辣的痛,看到女兒像是一棵孤鬆一樣站在廳裏,族人們的逼迫像是石頭一樣砸向她,那到底隻是一個二十四歲的女娃,她的肩膀哪裏承受得了這麽多?

萬俊山怒從心起,狠狠一咬牙就要站起來,被妻子緊緊地拉住了。

“讓女兒自己處理,她有這個能力。”

妻子的話像是針一樣紮在萬俊山心上,妻子與其是在肯定女兒的能力,還不如說是在否定自己的能力。一想到這麽多年自己竟然不能成為妻兒的避風港,反而要處處讓女兒來庇佑自己這個父親,他心裏就是萬般慚愧。

他到底聽了妻子的話,先讓女兒來處理吧,若實在不成自己再站起來,哪怕是自殺謝罪,也不能讓女兒再受委屈。

萬靈冷冷地看著萬家眾人,足足站了十多分鍾,一直等到族人們的聲音漸漸弱下去,她才淡然道:“你們都說完了,是不是就該輪到我說了?”

“想回古法界也好,想和東家聯姻也好,這些都是你們的意願,從來都不是我的。我和東天殷的訂婚,是我攪黃的,這個責任我來擔。至於怎麽擔,這就不需要你們來操心了,我保證東家不會找萬家一點麻煩就是。”

萬靈的話擲地有聲,重逾千鈞,萬家的族人顯然都被驚住了,一時間宴會廳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趁著這個機會,萬靈繼續說道:“至於今後你們想幹什麽,怎麽幹,想跟東家聯姻也好,或者是用其

他辦法搞好關係也罷,那都與我沒有任何關係。從今天,我們一家三口,正式與萬家分家。這麽多年我為萬家置辦的所有產業,包括我手頭的現金流,以及各種渠道,也全都給你們,我們一分也不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