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7章放下擔憂

過了那一個時機,光明教會恢複了部分的元氣,而且又有騎士王的支持,光明教會根本就是不可摧毀的,除非西方異教能夠恢複全盛時期的力量,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說,那位少年教皇真的就是一位傳奇人物,而這意味原本應該成為深化的血皇就這麽成為了那位少年家教皇的踏腳石了,隻是就算是這個樣子,西方世界也沒有任何人敢小看血皇。

他畢竟是西方異教這個傳承久遠的強大組織的領袖,而且他的才智與能力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雖然比不上光明教會新出的哪一位如同妖孽一般的新任教皇,但是血皇能夠在那種極端危險的情況之下還設局殺掉了光明教皇。

從這裏就已經說明了血皇的心機以及氣魄了,如果血皇不是智勇雙全,是絕對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事情的。所以,就算血皇敗在了那位少年教皇的手中,那也說明不了什麽,血皇依舊是雄才大略的一位雄主。

敗在少年教皇的手上,是情有可原的,因為這位少年教皇,自從出現以來,所做的一切事物都太過於妖孽了。在西方世界,這位少年教皇的一係列行動不知道打了多少人的臉,也不知道到底讓多少人差點掉出自己的眼珠子來。

不過可以知道的是,這位少年教皇當真配得上那一句大智近妖,如今的光明教會之中,這位已經不再是少年的教皇的威望已經高到了一個無人能及的地步了。這位教皇如今已經隱隱的有了新的稱呼。

那就是彌賽亞,教皇這個稱呼似乎已經無法表達他的豐功偉績了,光明教會之中,近來已經有人開始稱呼他為彌賽亞了。

彌賽亞是西方光明教會之中的至高典籍《聖經》之中所記載的詞匯,意指被神選中的人,具有特殊而權力,受到神靈的庇佑,是人世間真正的聖人。

這是彌賽亞最初的解釋,後來漸漸被引申成為了聖子,也就是神之子,而光明教會所信仰的光明之神是三位一體的至高大神,聖靈、聖父、聖子三位一體,這代表了至高,也代表了神。

而如今這位教皇已經被人隱隱的冠上了聖子彌賽亞的名號,彌賽亞是神之子,也是神的一部分,如今的教會之中,這位彌賽亞的威望甚至都要超越神的信仰了,如果在這麽繼續下去,恐怕到時候這位教皇都可以直接宣稱自己就是神了。

到那個時候,說不定還有很多人都會相信這件事情,相信他就是神之子,相信他就是彌賽亞,相信他就是神靈在人世間的化身,這就可以看得出來了,這位教皇如今的威望到底有多高。

而和這位教皇不同,這位將要觸及神之領域的教皇很高調,時不時就會有什麽大新聞出現,而血皇就不一樣了,比起這位站在台前的光明教皇,如今的血皇也不知道是出於忌憚還是出於什麽別的原因。

血荒已經有很久都沒有在明麵上露過麵了,血皇如今是一直蟄伏在暗處,似乎在等待著什麽東西一樣,反正就是沒有任何的動作,這也導致了如今的西方世界之中,那些新生的一代有許多人隻知道教皇

而不知道血皇了。

當然了,一般來說這樣的新興一代都沒有什麽前途,也沒有什麽後台,否則的話,不可能連這位血皇的名字都沒有聽過,這位血皇雖然近些年是不怎麽動彈了,一直都在蟄伏著,但是這不代表這位血皇的威名許多人就忘記了。

凡是經曆過當年那個時代的人,恐怕沒有人會忘記血皇尤裏杜斯的名字,畢竟是能夠在神州之戰的尾聲設局坑殺光明教皇並且還成功了的人,這樣的威名是用上一代教皇的鮮血所書寫出來的,恐怕沒有什麽人敢忘記。

所以,雖然西方的年青一代知道血荒的人沒有多少,但是過江就不一樣了,雖然郭江是一個東方的人,但是郭江可是一個經曆過那個時代的人,從神州之戰的時代過來的人,對於血皇這個名號是絕對不會陌生的。

郭江知道血皇的威名,也知道血皇幹過的事情,甚至從神州這邊的立場來說,郭江還應該感謝一下這位血皇,因為當年如果不是這位血皇害死了光明教皇,那一場戰爭應該還會繼續打下去,應該會打到最後一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