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對決東大附中

誰都沒有想到,本來已經毫無懸念的比賽,竟然會在最後的關鍵時刻變得如此激烈!

如果這時候有一個球迷走進體育場的話,看到雙方球員的這種架勢,肯定會以為這場比賽已經到了絕殺對手的時刻。

東山高中的足球部隊員們懷揣著心中的那種執念,他們想要昂首闊步的從這個主場離開。

想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在接下來的這個角球當中拿到一個進球。

然而,冰岐高中當然不會讓他們輕易得逞,要知道這可是在他們的主場,整個體育場裏麵都已經坐滿了足球部的球迷們,萬眾矚目之下,怎麽可能讓球隊一直以來保持的記錄在自己手中做古呢?

雙方球隊的球員們各不相讓,為了能夠在進去裏麵爭奪一個最好的位置,幾乎就要大打出手。

隻不過這是在正式的足球比賽當中,所以他們還不敢特別的放肆。

況且主裁判一直就站在禁區的邊緣,對於進去裏麵發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這個時候,不論是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還是東山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都不敢輕易的犯規。

然而,他們在爭奪位置的過程當中不可避免的會造成肢體上的接觸。

兩個人接觸到了一起還無傷大雅,但是當很多人全部簇擁到一起的時候,裁判就有些看不下去了。

迅速給予所有人一次警告,讓球員們重新進行站位。

雖然雙方第一次的搶斷被主裁判給中斷了,但這也從一個側麵說明球員們爭奪的激烈性。

看台上的球迷們全都屏住了呼吸,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一個進球將會關係到足球部的曆史記錄。

足球部的進攻能力毋庸置疑,看台上的球迷們對此也十分信任,但是他們卻對於足球部的這一次防守沒有十足的把握。

冰岐高中足球部一向都是攻大於守,東山高中的那些球員們就像是餓瘋了的狼一樣,在禁區裏麵虎視眈眈。

球迷們有些擔心,雖然球隊已經確定晉級,但是在最後的關鍵時刻被對手這樣壓著打,的確讓人有些看不下去。

冰岐高中所有的球員們全都已經聚集到了禁區的附近,這是一種非常少有的畫麵。

作為冰岐高中足球部的球迷是非常快樂的,因為他們所支持的這個球隊是春城東部的霸主,在以往的比賽當中,總是能夠大比分贏得勝利。

尤其是他們的進攻端相當給力,球迷們想要看的就是進球,足球部總是能夠滿足球迷們的要求。

和東山高中進行的這兩場比賽,其實也不例外,在大部分的時間裏,足球部的隊員們也都發揮的非常出色。

按照道理來說,球隊已經取得了確保晉級的資格,球迷們不應該對他們要求過高。

但是,球迷們有些無法容忍的是,足球部的隊員們竟然在比賽的最後時刻全部被壓製到了禁區的附近。

不可否認,對方的那些進攻隊員們已經徹底打瘋了,但是在看台上的球迷們看來,無論對手多麽的強大,足球部也不應該如此狼狽。

開台上的球迷們寂靜無聲,他們都在安靜的等待著東山高中的最後一次進攻。

蒂尼奧站在了角球附近,朝著對手的禁區裏麵招了招手,隨後直接把球給傳了出去。

足球在空中劃過了一道非常優美的弧線,就看誰能夠把這個球給頂到了。

在所有的隊員當中,拿瓦是個頭最高彈跳力最強的一個球員,蒂尼奧的這個球明顯是傳給他的,這個時候的他高高躍起,正準備用頭把球給狠狠的打進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他的麵前竟然出現了一個人。

這不是別人,正是冰岐高中足球部的孫齊聖!

能夠看得出來,他的彈跳力不如自己,但是他卻十分聰明,竟然懂得在空中借力用力。

而且在自己將要進行頭球攻門的時候,他居然對自己形成了一定的幹擾。

雖然被她的身體給重裝了一下,但是自己的重心並沒有失去,所以還能夠勉強完成射門動作。

隻是讓自己有些擔心的是,這樣的射門未必能夠取得進球。

足球徑直朝著球門的死角飛了過去,對方的那個門將反應非常迅速,快速跑了幾步就已經跳了起來。

拿瓦在完成這一次射門之後,心裏麵就一直有些擔心。

現在看到對手門將的撲救之後,頓時覺得有些可惜。

在對方的幹擾下,自己的這次頭球攻門還是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頓時閉上了眼睛,無奈的接受這樣的結局,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這次進攻結束之後,裁判應該就會吹響比賽結束的哨聲。

畢竟比賽早就已經進入到了傷停補時當中,比賽時間寥寥無幾,其實在所有人看來,剛剛的最後一次角球射門將會使他們的絕唱。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裁判吹響的哨聲竟然沒有讓比賽結束。

拿瓦首先反應過來,裁判再一次判罰了一個角球機會。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足球在高速運動的過程當中還是被對方的門將給碰了一下,所以裁判才會如此判罰。

本來情緒已經跌到了穀底的,拿瓦這個時候突然又興奮起來。

但是緊接著他就發現,東山高中其他的隊員們已經完全體力不支。

也就是說,在接下來的進攻當中,自己沒有辦法和他們形成配合了!

東山高中的其他球員們雖然在體力方麵受到了一定的限製,但是在準備角球的時候,還是幫助球隊確定了最好的位置。

即便不能夠代表球隊攻破對手的球門,至少也能夠在這最後時刻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東山高中的球員們很快就氣勢如虹,那種失落的情緒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仍然是一種執著。

沒有人能夠輕易放棄這種執念,雖然禁區裏麵的隊員大部分都是站在自己位置的,但是東山高中那些隊員們的眼神卻像是噴出了火一樣。

再一次把角球給發出來,蒂尼奧迅速朝著對手的禁區衝了過去。

雖然這個時候的自己過去,恐怕已經占不到好的位置了,但是自己也想為球隊出一份力。

蒂尼奧這個時候已經慢慢的接受了其他的隊友,也把自己融入到了球隊當中。

拿瓦的第一次拿到了球權,這讓對手再進行第二次防守的時候格外警惕。

冰岐高中在剛剛進行防守的時候,並沒有想到拿瓦的個人能力居然如此強悍,竟然能夠壓得住自己這邊的隊長。

所以他們在防守第二個角球的時候,選擇了嚴防死守,絕對不給拿瓦任何的起跳機會。

拿瓦也知道自己被限製住了,在對麵三五個人的聯合防守下,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人進攻能力。

替補上場的那三個球員個頭都不是特別高,而且也沒有頭球破門的經驗,所以根本指望不上。

自己唯一能夠期待的就是球隊的唯一前鋒梅爾斯能夠站出來。

但這個時候的他也被對手牢牢的看住了。

就得拿瓦茫然無措的時候,突然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來到了禁區裏麵。

對於這個身影,拿瓦再熟悉不過了。

在雙方球員彼此的限製下,沒有人能夠起跳,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足球在空中漸漸地落下。

在這一刻,雖然每一個人的身體和手上都有一定的動作,但是他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足球上麵。

隨著足球的落下,足球的落點已經非常明確了。

雙方球員立刻在禁區裏麵展開了十分激烈的爭奪。

冰岐高中一部分球員還稍微有些猶豫,他們並不知道該怎樣處理這個球。

按照常規的解決方法來說,隻要能夠碰到這個球,就必須要大腳解圍,這也是比較保險的做法。

但是能夠看得出來,還有一部分隊員們似乎想要把球給控製下來,而不是直接大腳解圍。

在這一刻,冰岐高中球員們之間的戰術出現了一定的分歧。

但是東山高中的那些隊員們可就不同了,他們懷揣著共同的目標,眼睛裏麵就隻有那個落到地上的足球,想到的就隻有一件事情。

不管是誰先碰到了這個球,隻要把這個球朝著對方的球門裏踢過去就可以了。

東山高中現在完全舍棄了命中率,他們首先要做的就是擁有射門的機會,否則的話,一切都是妄談。

拿瓦作為對方嚴防死守的對象,在對方的禁區裏根本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隊友們和對手進行搶斷。

雖然自己的隊友們稍微占據了一些上風,但是他們的射門卻並沒有威脅。

不過對友們的運氣也算是不錯,雖然沒有能夠把球打進,但是至少也沒有把球權還給對方的門將。

球仍然在禁區裏麵,仍然是一片混戰,雙方的球員們樂此不疲,對於腳下的這個球,勢在必得。

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冰岐高中足球部這邊的球員們還有一些體力,所以他們本應該發揮得更好。

但是在這最後一次的搶奪當中,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發生了戰術分析,這也導致他們的搶斷效果並不是特別的好。

同一個球隊裏麵執行了兩套戰術,那就說明有人在違背教練的指示。

看台上的球迷們也都看的有些迷惑,他們現在根本就不清楚,教練給球隊的指示是怎樣的。

按照現在的情形來看,拿到了球權,迅速把球大腳解圍是比較正常的戰術。

因為對於冰岐高中足球部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不能夠讓對方丟球。

但是在球場上的禁區裏,隻有一少部分人是存著這樣的心思。

絕大部分人拿到了球權之後都沒有選擇解圍,而是把球在禁區裏麵進行了傳導。

這樣的一幕的確讓人感覺有些奇怪,這不是明擺著給對手進攻的機會嗎?

東山高中的那些人,雖然已經拚命了,也打瘋了,但是他們的射門機會寥寥無幾。

之前的時候已經錯過了幾次射門的機會,本來想要取得進球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現在一切都變得有些無法確定,看台上的球比美,越看越不明白。

冰岐高中大部分的球員都在記錄的邊緣遊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對手取得進球。

看著球員們在自己的禁區裏麵進行傳球配合,引得對方前來搶斷,看台上的球迷們心都要跳出來了。

這個時候的他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因為沒有人願意看到東山高中在自己的主場破紀錄的那一幕。

這個時候的球場上,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也是有些無奈。

他們當然不想給對手二次進攻,甚至多次進攻的機會,但這就是教練的指示。

大部分的隊員都能夠準確的完成教練的戰術,雖然他們根本就不明白教練為什麽要這樣做,但是也有少部分球員完全違背了教練的戰術意圖。

孫齊聖差不多能夠猜到,教練之所以下達這樣的戰術指令,無非就是想讓足球部的隊員們在壓力的邊緣遊走,從而進行成長。

從根本上來說,主場不丟兩個以上的球,這種記錄根本就是無關緊要的。

但是足球部隊隊員們卻把這一點看得非常重要,教練就是利用這種本來無關緊要的記錄來給隊員們施加壓力。

冰岐高中一直都是攻強守弱,在大部分的比賽當中,因為球隊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強了,所以防守的弊端根本就不怎麽能夠體現出來。

但是在真正遇到強隊的時候,尤其是在春城決賽當中麵對麒麟高中的時候,防守就成為了球隊最大的一個問題。

足球部在和麒麟高中多年的較量當中輸多贏少,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防守層麵的強度不夠。

和足球部不同,麒麟高中是一直非常強調攻守平衡的球隊。

雖然他們是一支霸主球隊,但是卻並不一定會在每一場比賽當中都大比分的虐殺對手。

對於他們來說,能夠取得比賽最後的勝利才是王道。

冰岐高中一直都自認為是春城東部的霸主,所以有著一定的優越性。

在擊敗對手的同時,也要讓對手心服口服,這樣做似乎能夠彰顯足球部的氣度。

在以往的那些比賽當中,尤其是在麵對那些實力相對較弱的球隊,冰岐高中一直都是這麽做的。

他們的前鋒線早早的就取得了幾個進球,從而讓比賽勝負已定。

大部分的球隊在這種情形下都不會再想著反抗,接下來的比賽也就比較容易了。

如果對麵的球隊比較配合的話,那麽,冰岐高中也就配合一下對方的球隊,隨便走個過場,就讓那場比賽結束。

但是也會遇到一些有傲氣的球隊,就比如說眼前的這個東山高中。

如果東山高中沒有拿瓦的話,那麽他們和其他的球隊也沒有什麽區別。

一個拿瓦改變了一整個球隊。

就在比賽之前,無論是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還是球迷們,都認為在這場比賽當中已經無法翻盤的東山高中,肯定會老老實實的認命。

所以說,這場比賽的節奏應該完全掌握在足球部的手中,但是東山高中的表現卻讓他們大跌眼鏡。

在足球部曾經遇到過的那些球隊當中,東山高中也許並不是最強的,但卻是最熱血的。

東山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現在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靠著強大的意誌力來完成的。

不得不說,能夠憑借著頑強的意誌力支配自己的身體,堅持到現在,東山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已經在這場比賽當中贏了自己。

隻不過他們現在並不滿足於此,那一個破紀錄的進球就像是一個明燈一樣,始終帶指引著他們,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執念了,東山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把這當成了必須要達成的目標。

在這一刻,他們所有人齊心協力,本來分成兩派的隊伍迅速凝聚成了一把利劍。

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在防守端擁有一定的戰術分歧,球員們漸漸分成了兩撥,露出了一定的縫隙,這就是最大的破綻。

拿瓦帥領東山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不斷的進攻那縫隙,因為他非常清楚,這恐怕是他們能夠取得射門機會的唯一路徑。

然而,在經曆了一段時間的配合之後,自己和其他三個人之間的配合已經被識破了。

雖然能夠保證球權不丟掉,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攻破對手的防線。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蒂尼奧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在之前的時候,蒂尼奧就已經和他們主動進行的配合,隻不過有些可惜的是並沒有取得進球。

在這一次的球權爭奪當中,拿瓦雖然拿到了球權,但是卻被對手逼到了禁區之外。

拿瓦最擅長的畢竟還是防守,對於他這種體型的球員來說,可以進行遠距離突破,但是在小範圍之內的就要遜色很多了。

蒂尼奧就不一樣了。

他的腳下技術十分細膩,各種各樣的小技巧,並不需要太大的空間。

雖然現在禁區裏麵人滿為患,但是以他的能力來說,仍然可以輾轉騰挪,找到射門機會。

拿瓦非常放心的把球權交給了他,蒂尼奧微微愣神。

其實自己也非常明白,拿瓦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了,唯一能夠依靠的就隻有自己。

不過就在不久之前拿瓦一反常態表現得十分倔強,遲遲不肯讓步。

哪怕在純粹的浪費時間,也不願意把球權交給自己。

但是現在他竟然毫不猶豫的給自己傳球了,這就代表他對於現在的自己非常信任。

兜兜轉轉一大圈,結果最後還是需要自己的個人突破。

蒂尼奧反而有點不適應,以前的時候自己特別喜歡個人英雄主義,總是認為以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一個人解決比賽。

自己也一直享受著這樣的過程,這樣的一條龍進球也往往能夠贏得球迷們的關注。

因為相對來說,這種進球在比賽當中往往並不多見,可是每次出現一個都是一個最佳進球。

也許接下來是蒂尼奧展現個人能力的時候了,但是他也看得明白,拿瓦之所以束手無策,也是因為他幫助自己攔截了大部分的球員。

尤其是對麵的那個隊長以及後防核心,這樣一來,在自己麵前的基本上就隻是一些小魚小蝦了。

如果給拿瓦一定的空間距離的話,他應該也能夠突破掉這些人。

隻可惜,在禁區裏麵,這狹小的空間當中,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恐怕就隻有自己了。

比賽時間已經所剩無幾,恐怕已經趨近於尾聲了。

蒂尼奧不敢耽誤時間,直接朝著禁區裏麵衝了進去。

不得不說,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在防守層麵已經有了相當的經驗。

他們也能夠看得出來蒂尼奧的個人風格,所以他們根本不敢輕易的眾多,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站住自己的位置,不給對手任何突破的機會。

這畢竟是在自己這邊的禁區裏,如果對手的動作過大,那麽防守的時候完全可以順勢倒地,造成對方一個進攻犯規。

這樣的防守是最保險的,而且也不會對對手造成犯規,從而讓對手騙得一個點球。

蒂尼奧這種水平的球員應該不屑於做這種事情,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教練現在給於足球部的指示非常明確,必須要嚴防死守對方的每一次進攻。

哪怕是用自己的身體堵槍眼兒,也絕對不能夠給對手任何的射門機會。

蒂尼奧也沒有想到,自己在禁區裏麵才盤帶了一步的距離,結果就發現對方的防守陣型站的特別死。

無論自己如何嚐試對麵的那個球員,就是紋絲不動,因為他已經占據了最好的位置。

如果自己想要過掉他的話,那麽就必須選取另外一個對自己十分不利的位置來突破。

這樣一來,即便自己突破成功了,射門角度也會大大縮小。

拿到了,拿我的傳球之後,自己本來是信心倍增的,想要用一個進球來證明他對自己的信任。

但是沒有想到對方的防守竟然如此嚴密,以自己的能力也沒有能夠找到任何的破綻。

拿瓦他們在進攻的時候,對方的防守球員還分成了兩派,在攻守方麵有疑不定。

但是等到自己進攻的時候,對麵的那些球員們已經是一條心了。

縱觀他們整個陣型,幾乎已經沒有任何的破綻,雖然自己擁有著非常強悍的爆破能力,但此時也無可奈何。

梅爾斯已經幫助自己牽製住了他們的最強後衛郭正,所以他對於自己現在的表現非常不滿,時不時的用眼神朝著自己這邊看了過來。

不光是他,包括給自己傳球的拿瓦以及東山高中其他的隊員們全都朝著自己這邊看了過來。

頓時感覺到了一種無與倫比的壓力,蒂尼奧一直覺得自己的心理素質是絕對沒問題的,可這個時候也漸漸地感到有些緊張。

渾身都背負了隊友們的信任,如果自己做不到的話,心裏麵必定會產生愧疚感。

蒂尼奧絕對不允許自己擁有這種感覺,所以隻能硬著頭皮朝著對方的防守陣型衝了過去。

對方的防守球員們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比賽時間已經在倒數了,隻要能夠在接下來的及時表當中擋住蒂尼奧,那麽這場比賽也就結束了!

最重要的是,他們還能夠完成主教練的任務,那就是在最後的防守階段當中取得成功。

教練之所以在最後的階段下達了這樣的指令,無非就是想讓球隊鍛煉防守。

足球部的隊員們全都已經明白了教練的戰術意圖,所以在最後的時刻完成了戰術統一,每一個人都在按照教練的指示做好自己的防守。

就目前而言,他們做的還是不錯的。

拿瓦和三個替補球員之間的配合,本來十分犀利,也很具有衝擊力,但是現在也被完完全全的封鎖住了。

他們唯一能夠依賴的就隻有擁有單打能力的蒂尼奧。

對於蒂尼奧,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給予了相當高的重視。

他們很清楚這個球員的能力,雖然並沒有進入到頂級球員的境界,但是,他卻擁有著超越頂級球員的實力。

這樣的球員一旦全力以赴的衝擊,肯定會給後防線帶來很大的壓力。

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那些防守隊員們,雖然有些發怵,但是仍然站在了原地。

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完全是按照教練的指示來的,在他們看來,隻要能夠準確的執行教練的戰術,那麽一切就不會有問題。

出於對教練的絕對信任,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防守隊員們死死的了自己的腳下位置。

蒂尼奧很快對著對方的防守節點,一個一個的發起了衝擊,但是毫無例外的全都沒有成功。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流逝,按照這樣的節奏下去,蒂尼奧根本就拿不到任何的射門機會。

蒂尼奧不想被自己的隊友看不起,一個勁的不斷衝擊。

隻是對方的防守線似乎並沒有破綻,蒂尼奧的進攻又不得其法。

傷停補時的時間已經隻剩下十幾秒鍾了,就在這個時候,蒂尼奧突然做出了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動作。

他居然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停下了,一動不動地望著眼前的防守陣型!

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那些防守隊員們雖然不知道他在做什麽,但是卻並不敢放鬆警惕。

此時的蒂尼奧隻是站在原地,一雙眼睛不斷地掃視著眼前的防守陣型。

在她看來,這個防守陣型看起來很完美,但是必定也存在著某種破綻,隻不過自己還沒有發現罷了。

比賽還剩下十幾秒鍾的時間,對於自己來說足夠了。

想要找到一個防守陣型的破綻,在自己的心神完全放空的情況下,恐怕隻需要幾秒鍾,留給突破的時間是足夠的。

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那些防守隊員們感覺蒂尼奧這個時候的眼神就像是一頭野狼一樣,而他們就像是獵物一樣被掃視著。

雖然感覺有些不爽,但是,他們也很好奇,蒂尼奧要怎麽破解這防守陣型?

蒂尼奧看了幾眼之後,迅速閉上了眼睛,在腦海當中不斷地進行模擬。

一秒鍾之內就已經模擬了幾種方案,但是都沒有成功,忽然,就在所有人以為他已經放棄的時候,他突然睜開了眼睛。

在所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蒂尼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對手衝了過去。

那些防守隊員們早就嚴陣以待,他們從來沒有鬆懈過。

單純從蒂尼奧的身形動作來看,他這一次的突破和之前沒什麽兩樣,應該也不會有多大的效果。

雖然他們仍然很警惕,可是對於他這一次的突破並不是特別的看好。

服從教練的指示,安排了這種近乎於完美的防守陣型,這讓足球部的防守隊員們信心大增。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讓他們大吃一驚。

蒂尼奧帶著球來到其中一個防守隊員麵簽的時候,並沒有選擇正麵突破,而是從這個球員的側麵晃了過去。

那個防守隊員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過掉了。

雖然有些愣神,但是那個防守隊員並沒有感到特別的沮喪,也沒有特別的擔心。

因為教練的戰術擺放在這裏,蒂尼奧隻能從其他的方向進行突破,但是他突破的那些位置都沒有非常好的射門角度。

因為所有的絕佳位置都已經被自己這邊的防守隊員們給占據了。

蒂尼奧來到了那個球員之後,結果發現又有一個球員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同樣的,這個球員也把自己麵前那個最好的位置給占據了,如果自己想要突破的話,就隻能繼續偏離原來的進攻方向。

這樣一來,即便自己能夠突破到距離球門很近的位置,但是已經沒有任何角度可以射門了。

零角度射門從理論上說是可以的,但是那種射門破門的概率實在是太小了。

蒂尼奧一時間有些進退兩難,其實自己根本沒有找到對手的防守破綻,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畢竟時間不多了。

心裏數著秒數,蒂尼奧不由得真正緊張起來,還有九秒!

蒂尼奧從來沒有覺得時間過的這麽快,一個眨眼的功夫,就隻剩下了五秒鍾!

“拚了!”

蒂尼奧這時候才意識到,冰岐高中那個主教練看來有兩把刷子,這樣的防守別說是自己一個人,即便是再來幾個恐怕也不可能突破成功。

能夠獲得射門機會已經很不錯了,想要絕對的機會根本沒有!

這種防守本身不是特別完美,沒有把進攻隊員所有的進攻機會給鎖死,但是他們占據了所有的絕佳射門位置!

留給進攻者的射門角度僅限於那些刁鑽的射門角度,比如說零角度!

但是這種射門的難度很大,尤其是在對方防守球員的幹擾下,想要破門更是難上加難!

蒂尼奧別無他法,隻能選擇搏一把!

再次晃開了一個防守球員,蒂尼奧直接衝到了小禁區裏,然而結果和自己想的差不多,自己的位置來到了底線附近!

這樣一來,自己隻能硬著頭皮射門!

根本沒有瞄準射門角度,蒂尼奧直接完成了一腳射門!

這次的射門自己根本沒有把握,隻是覺得有些球的線路有些太直了,根本沒有變化。

這樣的射門根本不可能對球門造成威脅,蒂尼奧整個身體直接衝出了底線,不由得暗歎一聲!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的是,一個防守球員竟然離開了自己的防守位置,想要伸腳觸碰蒂尼奧的這次射門!

本來沒有變向的足球直接碰到了他的腳底,一個猝不及防的烏龍球就這麽出現了!

看台上的球迷們本來以為這球不可能打進,可是沒想到,竟然有自家的球員給搞了一個烏龍球!

這是東山高中在冰岐高中主場取得的第三個進球,毫無疑問,這個進球是可以載冰岐高中史冊的。

不過,對於冰岐高中來說,這恐怕是一個恥辱性的進球!

看台上的球迷們鴉雀無聲,他們對於這樣的結果沒有心理準備,彼此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人開始起身,他的掌聲很清脆,在整個體育場裏顯得十分清楚。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緊接著,看台上的球迷們全都站了起來,一時間,整個體育場裏掌聲雷動!

球迷們的掌聲不僅僅是獻給自己球隊的,也是獻給他們可敬的對手!

蒂尼奧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他怎麽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用這種方式取得進球!

不!

確切的說,自己隻是助攻,真正取得進球的是對方的那個擅自離開防守位置的後衛。

這個時候,誰進的這個球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是打破曆史記錄的一個進球。

蒂尼奧覺得事情有些好笑,冰岐高中一直在避免自己被主場進三個球,可是現在打破這一切的反而是他們的球員。

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造化弄人啊!

蒂尼奧能夠看得出來冰岐高中足球部隊員們眼裏的沮喪,尤其是那個進球後衛,已經在地上蹲著抱住了頭。

球場邊上,淩空對於那個人很是不滿,恨不得破口大罵,隻不過礙於楊顯昭的麵子,才有所收斂!

不過,冰岐高中的球員們沒有想到,看台上的球迷們反而對於他們的表現有所認可。

孫齊聖走到了那個人的麵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等到那人抬頭,用手指了指球迷們。

那人咽了咽口水,心裏好受了一些!

淩空這時候現在場邊,有些幸災樂禍,如果自己在球場上的話,肯定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滿心期待著等到比賽結束之後,教練把球場上的那些人給劈頭蓋臉的教訓一頓,自己好作壁上觀!

蒂尼奧他們沒有慶祝,畢竟他們已經通過兩回合的比賽被淘汰出局,此時慶祝有些不合時宜。

比賽已經超出,等到冰岐高中的隊員們重新把球給開出來的時候,裁判直接吹響了比賽結束的哨聲。

今天的這場比賽可謂是精彩紛呈,甚至可以算是城際杯賽開始以來的最佳比賽!

明業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看的很過癮,唯一有點遺憾的就是,他們最強者楊顯昭今天沒有出場比賽。

拿瓦他們三個人已經足夠強大,可是仍然沒有逼出來他。

按照隊長的說法,楊顯昭的實力要比拿瓦他們三人組還要強大,這麽看來能夠把他們給逼出來的人就隻有一個了,那就是隊長。

隨著比賽結束,看台上的球迷們也都開始漸漸地離開。

兩個學校足球部的球員們各自握手之後,閆就回到了自己的替補席。

淩空所想象的景象並沒有發生,他們每一個人走到場下的時候,教練都和他們拍了拍手掌,給予了鼓勵。

淩空頓時有些不理解,球隊居然在最後的時刻被人給破了記錄,而且創造烏龍球的那個人明顯在防守端出現了一定的失誤,可是教練竟然不聞不問。

頓時感覺教練有些區別對待,淩空心裏麵非常不平衡。

但是自己又不能直接找教練質問,所以隻能坐在一旁生著悶氣。

東山高中的球員們,休息了一會之後迅速回到了更衣室,這場比賽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難熬了。

在這場比賽當中,他們已經傾盡了全力,把自己所有的實力全部發揮出來了,沒有任何的遺憾。

雖然他們的杯賽之旅就此結束,但是這並不是終點。

等到明年的時候他們還會重新來過,隻不過有點遺憾的是明年的這個時候,拿瓦他們三個人就已經不在了。

等到隊員們休息了十幾分鍾之後,拿瓦突然宣布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等球隊回到學校之後,他就會撤去在足球部裏麵的職務,不不涉及關於足球的任何事情。

蒂尼奧和梅爾斯兩個人都有些驚訝,在他們看來,這一屆的杯賽雖然已經結束了,但是他們的足球之旅還遠遠沒有結束。

而且他們踢球並不僅僅是為了參加這樣一屆杯賽而已,最重要的是他們本身是非常喜歡足球這項運動的。

他們兩個人也能夠看得出來,拿瓦也是這種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卻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雖然足球過的隊員們極力挽留,但是拿瓦去意已決。

“你怎麽能離開呢?大不了以後的戰術我全都聽你的,你讓我團隊配合,我就團隊配合。”

蒂尼奧還是有些不甘心,想要做最後的嚐試。

拿瓦不由得笑了笑,“真的是很抱歉,以後就不能和你們並肩作戰了,不過我們都在一個學校裏麵,有的是機會再見,所以我也就不和你們告別了。”

拿瓦作為交換生來到東山高中之後,主要的任務還是要學習,爭取能夠考上一個好的大學。

年少的時候,本來以為依靠著踢球就可以養活一大家子人,但是隻有足球運動員的夢想結束了之後,拿瓦就隻能回歸現實。

好在他已經在東山高中站穩了腳跟,努力學習說不定可以考上一個好的大學,將來找一份工作,完全可以養活一大家子人。

相比之下,蒂尼奧和梅爾斯兩個人就不會有這種煩惱。

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家庭背景非常優秀,以他們現有的經濟條件,哪怕是一輩子不工作,也足以養活自己。

拿瓦有著自己的無奈,最終還是被現實給打敗了,所以隻能選擇退出。

其實拿瓦的選擇雖然看起來隻是一個個例,可是等到這屆杯賽真正結束之後,會有很多人做出和他一樣的選擇,尤其是那些高三的球員們。

春城高中的足球運動員們夢寐以求的就是能夠通過這屆杯賽參加省級賽事從而參加全國大賽。

但是春城隻有兩個出線名額,按照往年來說,麒麟高中和冰岐高中往往才是能夠代表春城的兩個球隊。

至於其他的球隊,不過是抱著一絲幻想he跑罷了。

但是等到他們提前被淘汰的時候,那些高三的學長們就開始考慮學習的事情了。

在那個時候他們就會完完全全的撤出足球部,把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到將來的高考上麵。

如果將來能夠考上一個好的大學,那將是再好不過了。

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有這樣的結局,那些隻能混到高中畢業的人,即將進入到社會,成為社會的一份子。

他們在剛剛成人的年紀,就已經要學會為自己的事業開始打拚,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拿瓦雖然不是本土人,但是他的經曆和許許多多的普通人都是一樣的。

梅爾斯和蒂尼奧對於拿瓦的過往經曆雖然有些了解,但是卻無法感同身受。

他們甚至無法想象一個人可以窮到什麽地步。

在他們看來,一個人如果因為經濟原因而放棄夢想,本身就是很愚蠢的。

隻不過他們的這種看法,永遠沒有辦法在自己的身上得到實踐。

拿瓦和隊員們說完了之後,直接朝著衛生間走了進去。

在衛生間裏麵傳出了衝馬桶的聲音,但是也隱隱約約傳出了一些哽咽的聲音。

從小時候開始接觸足球,到現在足球已經成為了拿瓦生命當中的一部分。

現在要把這一部分完完全全的割舍掉,當然有些不舍。

但現實本身就是一把手術刀,能夠幫助你把那些沒有用的東西全部割掉,留下的東西,雖然不一定是你喜歡的,但至少是對你有用的。

如果可以的話,沒有人願意輕易放棄自己的夢想,做一個懦夫。

可是如果做一個懦夫能夠活著的話,能夠讓自己的家人溫飽的話,那麽自己隻能做出這樣的選擇。

東山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大約也了解拿瓦的難處,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夠鄙視他的這種選擇。

因為所有人都很清楚,拿瓦做出來的這種選擇,本身就是非常艱難的。

在這個時候沒有必要在苦苦的挽留了,隻要尊重拿瓦接下來所要做的就可以了。

拿瓦現在也算是和東山高中足球部好聚好散,他已經為這個足球部奉獻了自己的一切。

慢慢地感受著自己身上那種頂級球員的力量,拿瓦不由的苦笑一聲。

沒想到自己剛剛突破到了這種境界,結果卻要退出了,人生無常啊!

明業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還沒有離開,來到了體育場門口的時候,正好和東山高中的那些隊員們打了個照麵。

本來想要和他們打個招呼,但是卻發現東山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一個個情緒低落,都沒怎麽有精神。

“難道是因為沒有晉級?所以才這副模樣。不應該啊,他們第一場比賽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了,現在應該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陳風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難道所有人都如要離開的時候,拿瓦才慢悠悠地從更衣室裏麵走了出來!

“你們今天踢的很不錯,尤其是最後一個進球,相當漂亮。”十木亥並沒有注意到拿瓦的表情,徑直衝了出去,然後對著他說道。

拿瓦愣了一下,看著眼前這個十三四歲的孩子,不由得有些羨慕。

如果自己依然在他的這個年紀,那麽就不需要為一大家子的吃喝而發愁,也許自己還有機會成為一個職業足球運動員。

但是自己在那個年紀的時候並沒有表現的過於出類拔萃,甚至在當時的學校當中一直墊底。

你自己這樣的天賦,當然沒有辦法成為一個真正的職業足球運動員。

雖然教練一直都很相信自己,但是自己卻很清楚,天賦這種東西真的是不可言喻的。

也許自己的足球天賦相對於家鄉的那些人來說是可以的,可是相對於世界外麵的那些人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眼前的這個孩子也是一樣,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他的天賦應該比自己高得多。

可是誰又能夠保證他這樣的天賦,就一定能夠成為職業足球運動員呢?

正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眼前的這個跳級生,也許在春城這個地方算是非常優秀的天才,可是出了春城之後呢!

在自己曾經的學校當中,有一些學生在十三四歲的時候就已經擁有了職業足球運動員的實力甚至能夠代表一家球隊替補出場。

“多謝了。不過我們還是沒有能夠晉級,也沒有辦法,在接下來的比賽當中,和你們碰到了,所以感覺有些遺憾。希望你們能夠進入到春城東部的決賽,然後幫我們報仇。”

“放心吧,我一定會做到的。”十木亥這話說的斬釘截鐵,而且聲音也不小。

恰在此時,冰岐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也全都沿著通道上了看台這裏。

淩空頓時忍不住了,不由得笑了笑說道,“小小的年紀還真是大言不慚呐。”

十木亥看到了淩空之後,“沒錯,我們今天看了你們的比賽之後,發現你們的確很強大,甚至比我們要強得多,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們在比賽當中就一定能贏。”

此言一出,就已經相當於下了挑戰書。

明業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麵麵相覷,他們怎麽也沒想到,小老弟竟然如此衝動?

就在這個時候,冰岐高中的隊伍裏麵突然走出來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球員。

十木亥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眼前的這個人,他的鴨舌帽把整個臉部都給遮擋住了,所以自己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樣,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自己卻能夠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和周圍的氣場。

雖然隔著鴨舌帽,但是那種凜冽的目光仍然讓自己不寒而栗。

“難道是我說錯話了嗎?”十木亥不禁有些懷疑,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對麵的這個人何時能夠代表他們整個足球部,所以自己如果要挑戰的話,那找他就對了。

“學長!讓我們在春城東部的決賽當中決一勝負吧!”

帶著鴨舌帽的那個球員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抬起了自己的胳膊,把帽子往上抬了一下。

十木亥這才看清了眼前這個人的真麵目,他的臉上竟然有一處刀疤,大約三四厘米。

但是她整個人的長相卻十分的溫和,給人的感覺有點人畜無害。

唯一讓自己感覺到壓力的就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如此的清澈,在看向自己的時候,就像是要把自己看透一樣。

十木亥突然有點心虛,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於是低下了頭。

“我等你!”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已經讓冰岐高中足球部的其他隊員們完全驚呆了,他們怎麽也沒有想到,楊顯昭竟然接下了一個高一新人的挑戰。

拿瓦這個時候突然伸出手來拍了拍十木亥的肩膀,笑著說道,“這種行為雖然勇氣可嘉,但是並不可取,好自為之吧!”

說完了之後,拿瓦就迅速離開了。

明業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也都紛紛讓開,很快,整個體育場裏麵就隻剩下了他們這些人。

“幹脆我們就在這裏搞一場訓練得了,這裏的草皮實在是太棒了。”

明業高中的足球場雖然也是標準的,但是維護程度根本就沒有辦法和眼前的這個體育場相比。

因為足球部嚴重缺乏資金,所以隻能到處克扣,隻有這樣才能夠維持足球部的正常運營。

沐裳衣來了之後,足球部的經濟狀況有所緩解,但是卻沒有根除。

上市公司老板他們帶著人去學校翻新體育場的時候也並沒有動球場上的草皮。

十木亥也有些心動,想要試一試,在這球場上跑動的感覺。

但就在這個時候,隊長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

“比賽也已經看了,我們就趕緊離開吧,還要回去演練我們自己的陣型呢。”

在今天的比賽當中,冰岐高中是用了一種非常特別的防守技巧,這種防守技巧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的破綻,想要破解並不容易。

隊長柳不言隻好把這件事情記在心裏,等到回去的時候問一下教練。

比賽到了這個時候,東西兩城第一輪的比賽都已經全部結束了。

八支球隊,繼續參加第二輪的比賽。

冰岐高中接下來的那個對手就是春城二中。

從實力上來說,這兩個球隊之間的差距還是蠻大的,春城二中之所以能夠晉級到這一輪,主要也是因為東城高中的四大金剛沒有忍住。

單純從實力上來講,東城高中是很有可能會碾壓春城二中的。

可惜的是,他們籌備了這麽長的時間,就因為一時衝動毀掉了自己的晉級名額。

明業高中這邊即將對陣的是東大附中。

相對於其他高中學校來說,東大附中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

他們的學生雖然都是高中生,但是大部分的畢業生在高考的時候都會進入到東城大學當中。

東成大學和東山高中之間的聯係是非常緊密的,無論是任何資源,基本上都可以互享。

足球當然也不例外。

雖然大學生沒有辦法幫助他們參加比賽,但是卻可以為他們提供訓練的場所以及球隊。

東山高中的隊員們,從進入到學校的那一刻開始,他們的對手就是大學裏邊的隊伍。

所以說,他們訓練的起點是非常高的。

按照往年來說,東大附中總是能夠出幾個超級天才球員。

但是今年卻有所不同,來到足球部的新生裏麵,雖然也有幾個天賦不錯的球員,但是卻並沒有達到楊光設立的目標。

他本身作為一個頂級球員,能夠幫助自己的球隊管理後防線,但是卻沒有辦法兼顧到進攻端。

所以非常希望能夠有一些天才前鋒球員加入到足球部當中。

其實在今年的招生當中,足球部首先看中的就是全國冠軍方影!

隻不過他似乎早就已經選好了,沒有那個把他挖過來,也是覺得有點可惜。

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那些有潛力的超級天才到了足球部之後,如果能夠和大學級別的球員經常進行切磋,那麽他們的進步速度要比其他的天才球員快得多。

足球部現在是有一定的訓練條件,但是卻沒有相應的球員。

隊伍裏麵雖然也有幾個頂級球員,但他們都已經是高三了。

等到這一屆比賽結束之後,自己和他們幾個人全都要退出了,那個時候的足球部恐怕會進入到一段低穀當中。

接下來的第二輪比賽將會是同時進行,明業高中將會作客東大附中進行客場比賽。

在這一屆杯賽當中,隻有東大附中因為對手的棄權,還沒有展現過球隊的實力。

明業高中足球部的隊員們也隻是通過他們往年的比賽集錦,來判斷他們每一個球員的個人技術特點和能力。

隊員們回到了學校之後,稍微進行了一些針對性的訓練,很快就要為下一場比賽做準備。

兩天過後,第二輪比賽正式開始了。

足球部的隊員們集合之後上了大巴車,一起來到了東大附中,剛剛進入到東大附中的校園當中,他們就已經感受到了一種與眾不同的氛圍。

在東大附中的校園裏麵,行走著一些相對來說,長相比較成熟的人。

王平對於這些人是比較熟悉的,給足球部的隊員們,尤其是新生們介紹了一下,原來這些人都是大學的在校生。

因為東大附中和這所大學的特殊關係,所以兩個學校之間的學生基本上可以來回走動。

不過這也是有一定時間限製的,畢竟東大附中的學生們還麵臨著高考的壓力。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一段時間,足球部的隊員們也就在體育場上開始了短暫的訓練。

之前的時候由於時間緊張,他們並沒有來東大附中提前踩場。

所以足球部的隊員們需要盡快的適應這裏的草皮情況。

東大附中的隊員們還沒有出現,但是體育場裏麵的看台上已經有著不少的球迷了。

在南邊的看台上有一塊區域,被單獨開辟了出來,在那裏坐著的那些人看起來都已經成人了,應該就是王平學長所說的那些大學生。

明業高中這邊的球迷們全都分布到了北部看台,經過了前麵第一輪的比賽,足球部的球迷數量又壯大了不少。

不過河東大附中主場球迷的數量相比還是差了太多。

隨著比賽即將開始,東大附中的隊員們終於出現了。

兩個足球部的隊員們分別在球場的兩側進行熱身,暫時沒有任何的交流。

等到球迷們占據了看台上的大部分座位,比賽也即將開始。

雙方球隊回到了更衣室,裏麵換好了衣服,很快就從通道裏麵走了出來。

緊接著,大屏幕上就開始播放每一個隊伍的首發球員。

東大附中這邊的首發和球迷們期待的相差無幾,但是,明業高中這邊的首發球員卻讓球迷們有些驚訝。

東大附中雖然沒有麒麟高中那樣的實力,但是在整個春城來說,也是排名前幾的存在。

可對麵的明業高中卻派出了近一半的替補球員。(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