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媽咪,怎麽辦?老巫婆貌似沒有睡覺唉。”扒著窗戶看了一下,張小辰看到了在屋裏**坐著的郝舒潔。

張小沙忍住沒有笑出來。

因為她看到郝舒潔那種想睡又不敢睡的模樣實在是很好笑,看著她的眼睛都快睜不開,頭在那一下一下的點著,卻還是不敢睡死過去。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

晚上最容易發生什麽事情?

鬼,她不相信郝舒潔不害怕。

所以,計劃可以隨時改變,張小沙更有了一個很好的想法。

小樣兒,看我嚇不死你!

張小沙對著張小辰勾了勾手指頭,張小辰會意的將耳朵貼了過來。

也不知道跟張小辰說了點什麽,就見他雙眼一陣放光,好像很是興奮的樣子。

探險,一直都是張小辰很喜歡做的事情,他更喜歡做一些刺激的事情,譬如某些他從來都沒有嚐試過的、尤其是整人的事情。

將一個小手電交到兒子的手上,張小沙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做了個手勢。

張小辰做了一個OK的手勢後,張小沙從口袋裏掏出一把麻醉消聲手槍,在心裏默默的倒數了幾下後,摁了下去。

郝舒潔房間裏的燈,在忽閃了幾下後,啪的一聲全滅了。

“啊?是誰!”這一下在這大三更半夜的嚇得郝舒潔不輕,立馬將自己的身子縮了起來,警惕的看著四周圍。

一個白悠悠的小影子,在窗前飄來飄去,窗外偶爾有風掀起窗簾,露出那個白色的小身影,更覺得有點滲人。

郝舒潔不是沒有看到,隻是她覺得是自己的幻覺,並且也一直在提醒自己那都是假的。

隻是,她的汗毛根都已經豎起來了,這點是騙不了自己的。

“姐姐,我好餓~”一個飄飄忽忽的童音傳了出來。

嚇得郝舒潔哇的一聲大叫過後,一把掀起被子將自己裹了進去。

張小辰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換上了一身的白衣服,飄飄忽忽的,還真有點嚇人。

隻是張小沙納悶兒,她貌似剛剛沒有教他要說話,他怎麽還裝的這麽像,還好餓,她不記得她什麽時候餓過他了。

隻是,兒子很聰明,也沒有太值得稀奇的地方。

“你別過來,我這裏沒有吃的,我不認識你,你快去其他地方!”郝舒潔的話顯得有些語無倫次,說話的語氣都是發顫的。

身上都已經出現冷汗了,讓她怎麽能不怕?

話說這大晚上十二點多的,這事兒隔誰身上誰能不害怕?

過分麽?張小沙可從來都不這麽覺得。

她兒子的小嫩臉到現在的腫都沒消完全呢,所以,她這氣兒更是沒有消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