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張小沙現在有一種近乎於癲狂的狀態。

她恨……

恨為什麽老天對她那麽的不公平,恨為什麽所有人都要這麽對她,恨為什麽老天爺喜歡跟她開一個又一個的笑話。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張小沙從始至終,就該是一個悲劇?”苦笑了幾下,張小沙放開了攥著夜妖衣服的手。

手中的刺目的鮮紅,已經將夜妖白色的襯衫,染得鮮紅。

乍一看去,驚心動魄。

“如果說,這是必定要為父親的死而付出的代價,我認了。”冷冷的抬起眼,張小沙現在,隻想要一個解釋,一個足夠說服她的理由,“我隻想知道,你為什麽要這麽做。”

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夜妖抬起手,順了順自己剛剛被張小沙抓褶皺了的衣服,然後勾起了唇角。

“為什麽?”懶懶的抬起了眼睛,夜妖的美,似乎有一種類似於曼珠沙華的妖嬈,嗜血而美豔,“我夜妖做事,從來沒有說過理由。”

“沒有理由?”眼睛微眯,張小沙的周身,透出的是一股寒氣,腳步瞬移,手中的動作也很快。

手中快速閃出一把匕首,抬起胳膊,張小沙直接揮了下去。

夜妖的反應速度也很快,先是險險的閃過,抬腳就向張小沙握著匕首的手踢過去。

張小沙怎麽可能讓夜妖得手,她早就料到了夜妖會怎樣躲閃或者是怎樣出擊,再反身的時候,已經繞過了夜妖,來到他的背後。

匕首毫不留情的刺了下去,剛好紮在了他的後心處。

隻是,雖說是後心,張小沙也絕對沒有要殺他的意思。

雖說張小沙從來都不怕什麽殺人償命一說,但是,就讓他這麽輕輕鬆鬆的死掉,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張小沙你……”夜妖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隻有他自己知道,這一刀離心髒的位置有多近。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手培養出來的人,竟然都能傷的了他。

張小沙蹲下身,勾起手指抬起夜妖的下巴,嘴角掛著一絲殘忍的笑意。

不,那並不算是笑意,那有著絕對冷然的氣息,是連夜妖也會覺得可怕的東西。

“夜妖,你或許知道,我從來都不會對自己的仇人手軟。雖然我從來都知道,我自己是一個很白癡的人,但是我也從來都不喜歡被別人當白癡一樣耍的團團轉。小看我,我會讓你付出應該付出的代價!”

一把放開夜妖的下巴,張小沙疾步向後退了幾步。

“夜妖到底做了什麽?”莫天炎實在是不明白了,張小沙今天的一反常態,實在是讓人感到不寒而栗。

沒見過她這個模樣,莫天炎的確感到很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