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為什麽隻聽到了槍響,卻沒有感到任何疼痛是因為身上已經疼得她完全沒有了直覺了嗎?

不過好在,她護住了兒子。

抱著懷中冰涼冰涼的小身子,張小沙想盡可能的給她捂暖。

“莫天炎,你還愣著幹什麽,快帶他們兩個先離開。”

張小沙緊閉的眼睛猛然睜開。

說話的是沈非凡,在她的後麵。

她沒有感到自己吃到子彈,難不成。

猛地將頭回過去,張小沙看到白色襯衣上已經完全染血的沈非凡。

宛若天神,卻被那紅色刺紅了她的眼。

沈非凡站在她的背後為她擋了子彈,莫天炎離她的位置也不遠。顯然,剛剛莫天炎也是想上前來幫她擋下這一下的,隻是被沈非凡搶在了前麵。

沈非凡嘴角勾了勾,還好,還好剛剛擋下子彈的是他而不是莫天炎。

他實在沒辦法看著別的男人為她受了傷,然後流露出來的愧疚與傷心,是為了別的男人。

“既然來了,誰也別想走。”又是一槍,在沈非凡走神之際,孤狼的一槍,打在了沈非凡的腿上,然後手中拿著一個打火機,嘴邊,流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我要你們都陪葬。”

這哪裏有一點國際雇傭兵的影子,在此時,孤狼的嘴臉,就跟一個瘋子沒有什麽兩樣,讓人恨不得上前兩槍崩了他。

隻是沈非凡和莫天炎都看出來了,這個倉庫裏,緊緊這麽個小破屋子裏,就埋了不少炸藥,而且,就在孤狼的邊兒上,就是汽油桶。

隻要他的火花一灑下,汽油桶燃燃起來,所有的火藥都會爆炸。

到時候,他們誰也別想出去。

現在他受傷了,唯一能幫忙帶張小沙和小辰出去的人,就隻有莫天炎了。

“走!”

“沈非凡!”她不走,她怎麽可能丟下沈非凡一個人。

張小沙剛想站起身,向沈非凡那邊衝過去。卻不料手卻被莫天炎拉住。

“莫天炎,你幹什麽?放開我!”張小沙慌了。

她掙紮著,身體的強烈不適卻在告訴她,她根本沒有力氣掙脫莫天炎。

沈非凡好像根本沒有受傷一樣,身子一如既往的矯健,直接衝著孤狼那邊撲了過去。

孤狼一見狀,雙眼一眯,手中的打火機也已經指向了旁邊的汽油桶。

“呼……砰……”火勢一下子衝到了房頂上。

“莫天炎,你放開我!”張小沙用力的掙紮著,沈非凡還在裏麵,他還沒有出來,她怎麽能拋開他自己逃跑呢。

當那火勢蔓延,爆炸聲響起的時候,張小沙甚至感到了一股絕望,“不!”

“都撤,整座山上都連了連線的炸藥!”莫天炎的一吼,讓眾人都反應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