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張小沙很想說,不就是一顆子彈麽,有什麽大不了的,她原來中過好幾槍呢,這不還活的這麽生龍活虎麽?

說什麽子彈長時間取不出來會怎麽怎麽著,她覺得吧,都是嚇唬人的。

不過這也才一小時不是?能有什麽問題。

但是看了看那個黑著一張臉的男人和滿臉責怪之意的笑笑小姑,還是沒敢把話說出來。

半靠在沈非凡的懷裏,看著沈笑笑將她的褲子剪開。

幹涸的血漬已經將傷口跟布料黏在了一起,沈笑笑皺了皺眉,起身去拿麻藥。

“其實不用打麻藥也可以的。”

一句話把沈笑笑雷在了原地。

兩個人都莫名其妙的看著她,尤其是那張撲克臉,不爽之意明顯。

她說錯什麽了麽?

“小沙,你確定你現在是在二十一世紀?”

沈笑笑看著張小沙,滿臉懷疑的問出這麽一句話。

“呃……”張小沙愣了,這是什麽個問題,“笑笑小姑,你這是什麽個意思?”

她不明白。

“張小沙!”

一聲怒吼嚇了張小沙一大跳。

“靠!你丫是被狗咬了啊?喊這麽大聲是想死還是怎麽回事?”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她張小沙覺得她今天脾氣已經很好了,這男人倒是得寸進尺了。

大呼小叫的,一驚一乍的,她的小心肝兒都跟著顫了。

沈非凡眼睛一眯,俊臉散發出一股危險的意味兒。

將臉慢慢湊近張小沙,張小沙甚至覺得,從他口中噴出的氣兒都是涼的。

“張小沙,老子今天再告訴你一遍,你現在是我的,別他媽這麽不愛惜你自己!”沈非凡這次是真的怒了,看著她受傷,他就沒來由的心裏煩躁。

再加上這女人這麽強硬,受傷還不帶吭聲的,她怎麽能不疼?可是該死的她就不能什麽時候服次軟?

張小沙被他一句話說的一愣一愣的。

她是他的……

這句話原來覺得很別扭,可是現在聽起來怎麽就這麽舒服?

“老子說過,以後誰他媽再讓你受傷,老子一定滅了他!你以為我隻是說著玩兒的?男人的肩膀比女人寬,你多少低點頭稍微靠一下能死啊?”

抿了抿唇,張小沙沒有說話。

是啊,她現在不是一個人了。

雖然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喜歡她,但是,這些話說出來,真讓人舒心。

娘的,沒事兒這麽煽情幹什麽?害她都想感動了。

原來訓練的時候,誰也沒跟她說過這些話啊。

執行任務的時候,也隻有代號,任務執行完了以後,誰也不知道是誰。

關心,她從來沒需要過,也不想需要。

做一個躲在男人背後的小女人,她從來沒想過,也從來沒敢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