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飛鷹?”

被沈非凡稱作飛鷹的男人沒有回答,而是慢慢的站了起來,走向張小沙。

“沙沙,說句話。”

沙沙?

他的話令沈非凡皺起了眉。

張小沙隻是看了看麵前的男人,嘴角牽起的好像是嘲笑。

說話?他是做夢呢還是做夢呢?

“做……夢……”張小沙隻是張了張口型,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繩子被放低,莫天炎一個大手捏上了張小沙的下巴,那種用力,仿佛要將她的下頜骨捏碎。

她還是這麽倔,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裏!

他最討厭的就是她這樣的淡定和倔強,以往想用盡一切方式將她的淡定敲碎,可是過了這麽多年,她竟然連一絲一毫都沒有改變。

那薄唇,還是習慣在他麵前抿著,清冷的可怕。

除了他這張臉被她毀了,好像什麽都沒有變過。

他就是要讓她擁有的東西都毀了,不管她喜不喜歡,隻要她有,他就不留!

“張小沙,別用那種眼神看我!”

那種嘲笑與不屑,讓他想掐死她!

瞪了他一眼,張小沙想轉過頭去不去看他,可是,下巴被他鉗製著,讓她一點都動不了。

倒是那邊的沈非凡,一聽到他說出的話,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飛鷹,你想怎麽樣?”

語氣中明顯的急促,或許連他自己都沒發現。

“我想找你聚聚,老朋友多年不見,敘敘舊也是可以的吧?”

敘敘舊?怕是多半是鴻門宴吧?

轉念一想,憑張小沙的本事,應該沒有這麽簡單就被人抓了去,即便那個人是飛鷹。

他剛剛在聽到張小沙這三個字,為什麽會反應這麽大?後知後覺之後,連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我可不認為跟你有什麽可敘的。”這就是沈非凡,說話從來不會跟你拐彎抹角。

飛鷹也十分了解沈飛凡的性子,也沒計較他的話。

“或者說,你不想再讓你老婆看到明天的陽光了?”

張小沙聽到這句話,倒是笑了。

聽這電話中的意思,好像他莫天炎抓她和晴天來隻是為了最後的沈非凡?

隻是,他憑什麽這麽肯定沈非凡就一定會來這個明顯是鴻門宴的地方?像沈非凡那麽謹慎的人,不會蠢到明明知道這是個設好的套還一個勁兒的往裏鑽。

“沈非凡,你他媽敢掛老子電話?”看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莫天炎竟然有些訝異,轉頭看向張小沙沒有絲毫波瀾的臉,臉上的表情,分不清是自嘲還是嘲笑她,“這就是你嫁的男人?”

張小沙沒有說話,也沒有再看他。

聽到他掛電話,張小沙也分不清自己是高興還是失落。

她的安危,真的能夠影響到那個冷淡的男人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