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媽!我的婚姻永遠都不可能建立在商業的基礎上!小潔我隻當她是妹妹!”

隻當她是妹妹這句話沈非凡說了不止一遍,為什麽她們就聽不明白。

其實,郝舒潔不是不明白。

軍婚不可離這個道理,也算個紅三代的她自然也是很明白。隻是就這麽讓她這麽放棄,她心裏總歸是不好受。

所以,沈非凡這邊下不了手,就從他媽媽那兒先開刀。沈非凡雖然對人冷淡,卻也是一個很孝順的人,他媽媽的話,肯定不會過多的反抗。

於是,她這幾天可謂是天天往沈家跑,不厭其煩的賣乖討好,把這麽多年的渾身解數全使出來了。

郝舒潔甚至覺得,這幾天對待方文雨,比對待她親媽都要好了。

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即便麵對她她都覺得煩了,要想在凡哥哥那邊有所突破,就得先從這裏下手。果不其然,方阿姨還是向著她說話的。

所以說她這幾天的功夫,也沒有白費。

結婚了怎麽了?不能離婚又怎麽了?她郝舒潔愛的是凡哥哥的人,她才不在乎有沒有名分。

論身段,論長相,論家世,論相處。她哪一點都比那個女人要好,她相信凡哥哥隻是圖一時的興趣才娶的那個女人,所以,她不在乎。

“你結婚小潔都已經不計較了,她連名分都不要了,你還想怎麽樣?”

這是一個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說出來的話。

沈非凡直覺有一股莫名之氣一股腦的都湧上了腦袋,他真的是要瘋了!

媽媽幫著兒子找小三兒、名目張膽的讓兒子養情人,這到底是個什麽邏輯?

站在門口偷聽的張小沙要了搖頭,她覺得她自己的世界觀已經很不正了,沒想到,裏麵的極品是三觀都不正常。

她倒不是說沈非凡的媽媽方文雨,而是那個叫郝舒潔。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這些事情都是誰在背後嚼舌根兒。

她壓根兒就沒把她家婆婆想的很壞,別問為什麽——她會瞅麵相!

百無聊賴的,張小沙就一個人溜達到醫院後麵的草叢中,躺著曬太陽去了。

其實她身上的傷,說嚴重不嚴重,說不嚴重,這一步跟沈非凡拌嘴嘮嗑了,還隱隱約約的作痛,並且伴有些許的癢意。讓人想撓不能撓,難受到心裏去了。

陽光洋洋灑灑的照在身上,此刻靜下心來,張小沙忽然想,現在的生活到底是不是她想要的?

現在的生活,安逸的有些脫離了軌道,雖然發生了這件事,若是沒有這次這件事,她顯然已經忘了,自己還是有責任的。

她要找到當時那個雇傭兵,親手將他殺了。

可是,大概有半個月都沒有進行訓練,她甚至有些忘了,她原來是一個軍人了。

很沒有責任感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