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要說這檢查,沈非凡當然是沒做。

這偶爾的發發小瘋,張小沙也已經習以為常了。沈非凡的個性,以及個人體質,張小沙隻能用一句話來形容。

“沈非凡這個人,是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思維定論來推算的!”

這是這麽長時間以來,唯一得到的一個結論。

沈飛煩惱受傷這件事,家裏的老爺子自然是不知道,不然,早就趕到醫院來了,哪裏還能這麽就都沒看到他老人家的身影。

倒是郝舒潔,無事獻殷勤這點,可是讓她做的十分到位。

每天拿著煲好的湯給沈非凡送來,各種虛汗問暖的。而她就是雙手環胸,站在那裏看著,或者給自己削個蘋果,坐在沙發上啃著看著好戲。

瞅見沈非凡那一臉不耐煩的模樣,張小沙覺得,外麵的天空都變的藍了一些。

怎麽心情就能這麽好呢?

“張小沙!”

郝舒潔剛走,沈非凡就轉過頭來瞪著翹著二郎腿大口大口啃著蘋果,一臉愜意的張小沙。

他好幾次都對她發出求救的眼神兒了,她倒好,就跟沒看見似的,讓他一個人在這兒受折磨。

“完事兒了?”抓狂吧,他越生氣她越心裏舒坦。

每天有美女專門送來愛心營養餐,他享受、不反抗,她樂得清閑!

看你能忍到什麽時候!

“我隻當小潔是我妹妹。”

撇了撇嘴。這句話他都說了無數遍了,聽著煩。

“可人家可沒有把你當哥哥看。”這是張小沙第一次回應這個問題,語氣酸不拉幾的,應該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

窩火憋氣什麽的,隻有自己知道。

人家來送愛心營養餐,是人家的事兒,可是他趕不趕人走,是他的事兒。

那天這個郝舒潔已經說的十分明了了,像沈非凡這麽聰明的人也不可能聽不出來。

他拒絕了,就說明他對郝舒潔沒有什麽過多的感情,這樣每天收下別人的好意算怎麽回事兒?

“別跟我說什麽不好意思拒絕,你沈大爺什麽時候這麽優柔寡斷了?你拉我結婚的時候怎麽都沒見你這樣?”

沈非凡倒是也沒著急著解釋,若有所思的盯了張小沙一會兒,好像在思考什麽事情。

“吃醋了?”

貌似吃醋這個詞,最近頻繁的在二人身上出現。

吃醋吃醋,哪兒那麽酸?哪兒那麽多醋可以吃?

“我是看你活得時間太長了!”懶得理他,愛處理不處理,她沒那個閑工夫陪他去吃醋。

算算時間,貌似過兩天就該是沈老爺子的壽辰了,就他這個樣子,能去麽?

張小沙很懷疑。

“我明天要出院。”

這邊張小沙還在思考著個問題,那邊沈非凡就平地一聲驚雷的開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