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唔……別吵……”

張小沙揮了揮手,很想讓身邊的蒼蠅閉嘴。

可是,那個蒼蠅跟沒聽到她說話似的,還是不停的在那邊喊她的名字。

也不知道是誰昨天晚上沒命的拉著她做了將近一晚上,跟頭吃不飽的餓狼似的,她罵爹罵娘不管用,說好話討好也不管用。到最後,也就直接不反抗了,任由他左擺弄右擺弄的。

張小沙可沒忘沈非凡身上的傷害沒有好,他究竟哪兒來的那麽大精力這麽折騰。這總共睡的還沒倆小時,他就在耳邊喊啊喊的,吵死人了。

“吵死了!你到底是不是人類!”張小沙閉著眼,拉過被子捂著臉直嚷嚷。

鬼都沒有他這麽大的精力!

“別忘了,今天爺爺的壽辰,你不想去了?”難得看到這麽有起床氣的張小沙,沈非凡眉眼皆是笑意。

張小沙後悔了,真不該讓他這麽早出院。

這麽早出院的結果是什麽?就是麵前這個男人給予的精神折磨外加身體折磨!

“沈非凡你個王八蛋,我現在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你讓我怎麽起?”不隻一點力氣都沒有,還疼的要命。

上上下下祖宗十八代的罵了一個遍,張小沙還是沒有力氣坐起來。

這個男人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今天是爺爺的壽辰,還折騰她一晚上!

正在閉著眼睛懊惱的時候,身上的被子被一把掀開。

張小沙也沒反抗,應該說她根本沒有力氣去反抗這個男人的變態行為了,隻能任由他怎麽做。

隻要不是折騰她,她什麽意見都沒有。

這被子一拿開,張小沙一絲不掛的身體映入沈非凡的眼中。沈非凡倒是沒有好心情去欣賞這美人圖,而是被她身上那一個個痕跡嚇到了。

這,貌似都是他的傑作。現在再一看,再一想,貌似,還真的是有點過了。

“慚愧了?”悶頭悶腦的話從閉著眼大咧咧躺著的張小沙口中溢出。

沈非凡瞪了她一眼,慚愧倒犯不上,能讓這個一向自詡無敵的小刺蝟這麽乖乖的躺在**不想動,他倒是蠻有成就感的。

既然她不能動,那麽,他就幫她解決問題。

還沒等到對方說話的張小沙,還沒反應過來,身子便一個騰空被抱了起來。

“既然不能走,那本大爺就幫你洗澡!”

這話說的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她隻睡了不到兩個小時,要是讓她現在就起床,顯然也是有點不大可能,昨天晚上折騰的有點過,但是今天的壽宴是務必要參加的。他們兩個算是比較重要的人,遲到,也絕對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