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沈非凡的話音剛落,口袋中的手機恰好也響了起來。

戴上藍牙耳機,摁下接聽鍵。

“嗯。”

“什麽?我不同意!”

“你再說一遍?”

“放屁!”

“滾……”

張小沙不知道電話那頭,到底說了些什麽,她隻是看到沈非凡的眉頭一點一點的皺了起來,臉色,也越來越不好。

她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等他掛了電話,直接把手機扔回了電話座上。

誰又惹他了。

瞅著那一張包公臉,張小沙實在很難想象,電話那頭的人究竟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才給他打了這麽個電話。

“怎麽了?誰打得電話?”忍不住的好奇,張小沙問道。

“沒事。”恢複了一貫的波瀾不驚,讓人聽不出任何情緒。

隻是,握著方向盤的手,緊捏著,泄露了他的情緒。

害怕?

貌似也不對,有什麽事情能讓他害怕的?

忍住滿心的好奇,張小沙重新坐好,隻是時不時的撇沈非凡兩眼。

“一會兒先送你回去,在家等我,部隊有點事情要我去處理一下。”直到張小沙都覺得車裏的空氣有些詭異的時候,沈非凡才開了口。

張小沙想了想,她貌似也有很長時間沒有回部隊了,倒是也有點想那些戰友們了。

“我跟你一起去,剛好回去看看大家。”

誰知到張小沙剛滿心歡喜的開了口,那邊沈非凡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

“過兩天你再回去,我今天要處理一些重要的事情,你先回家。”

重要的事情?

“什麽事情我不能知道麽?”張小沙皺著眉頭,看著沈非凡,不過,話一問出來,她自己也覺得自己有點奇怪。

部隊上有很多機密的事情,即便是最親密的人,也要進行保密。

軍人的守則是恪守本分,做好己任,不該問的別問。

“對不起。”這是身為一個軍人的道歉。

沈非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騰出一隻手,單手掌握著方向盤,一手摸了摸她的頭。

“傻樣兒,我隻是讓你先回家,沒有什麽大事兒。想回去看的話,過兩天我一定讓你回去好不好?”

沈非凡將剛才的情緒一掃而光,重新恢複麵對張小沙時候慣有的溫柔。

怎麽看,沈非凡這個動作都跟摸小狗兒似的,張小沙不滿的偏了偏頭,她貌似都慣出他這個毛病來了。

“我又沒說什麽,那我先回家,你自己去處理事情好了。”

收回手,沈非凡繼續專注的開著車。

回到家,張小沙百無聊賴的躺在**,翻來覆去的。

過了一會兒,覺得實在無聊,走到客廳,看起了蠟筆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