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什麽?那你的意思是說,現在那家夥是死是活你們都不知道了?”

扯淡呢!

一個星期她都已經幾近暴躁了,那家夥肚子裏可是還揣著他的小外甥,前三個月正是危險期,雖然一向都認為張小沙是個超人,可是到了這個時候,也不能不讓她擔心不是。

她李萌是沒心沒肺了一點,可是什麽個中道理她不比張小沙懂得多啊。

“小沙會沒事的,你還不了解她麽?”

“靠,果然不是親生的!”氣憤洶洶!

李萌現在一刻也不想從這裏待下去了,這到底是什麽爹啊!擔心一下會死啊!

其實李萌也不是不知道盡管是何司令真的擔心張小沙,也於事無補,但是,她反正氣的不是別的,她就是氣他也不知道哪裏不對勁了,非得把張小沙丟到那麽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去。

李萌從小自由自在慣了,所以對待這幾個跟她爸爸關係比較好的叔叔們說話從來都是沒大沒小的。何守業也知道李萌這小丫頭就是這個性子的,自然也就直接忽略了她說話的語氣。

兩個小丫頭感情好,不高興是正常現象。

“你這丫頭!”

“何大叔,我忙著呢,先走了,不用送了!”李萌有些掃興的揮了揮手,轉身就向門外走去。

她那裏還有一堆的煩心事兒要處理,既然套不著張小沙的消息,那還是就任其自生自滅好了,她也沒那個閑的國際時間去瞎擔心沒有消息的閑事兒。

她李萌一向覺得張小沙命大,是屬於那種打不死小強的類型的,生命力超乎想象的頑強。

更何況,她聽說還有沈非凡跟隨前去,那位大爺肯定是不會讓張小沙受傷的,所以她也甭鹹吃蘿卜淡操心了。

倒是她這邊,這幾天一直進展緩慢。

據沈非凡當時給她的地址來看,她在那個別墅守了好幾天,可是卻一直沒有看到那個王八蛋的身影。

守株待兔不成?

估計那個王八蛋比兔子還精,這麽下去,她想報仇,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去了。

雖然有一句古話說的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是,她李萌從來都沒有承認過自己是被列入君子那一行列的,所以,快到斬亂麻才是王道。

“姥姥的,怎麽說老娘也是M市市公安局局長的女兒,今晚要是不潛進你家抓住你,老娘這二十幾年算白玩兒!”

沈家業在M市自己有一處別墅,因為本來平時就是屬於愛玩兒的那一種,所以,家裏的布局也很是與眾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