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色**

沈非凡的拳頭很硬,這一點毋庸置疑,洛克挨了狠狠的一拳,這一點也毋庸置疑。

其實張小沙看的出來,洛克其實還有些什麽話要說,隻是,礙於沈非凡在,那卡在喉嚨裏的話也沒敢再說出來。

訓練的日子一天天的在過去,嚴厲的淘汰賽還在繼續。

那天張小沙的傷口基本沒什麽太大問題後,參加訓練的時候,張小沙才知道,就在那場訓練中,有兩個國家的國旗不在亞馬遜國際訓練營的上空飄**。

對於張小沙來說,這裏的每個人都是跟著自己一起訓練的,不管怎麽樣,看著國旗上飄**的隊伍中少了那些國旗,總覺得會有一些失落感。

在這即將結束的兩個月的訓練中,張小沙對所有人的看法都有了一種改觀。

即便是那個從一開始就看不順眼的0738。

張小沙不可能不明白,一定是沈非凡在卡爾教官那裏交代了什麽,以至於每一次0738的訓練任務都比他們要多一點,挨的罰也比較多一點。

其實張小沙倒是想讓被罰的那一個就是她自己,那樣的話,自己的訓練還可以再多一點,就能夠更好的鍛煉自己。

兩個月的時間過的很快,看著一個個在訓練中日漸成熟的隊友們,回想起來在殘酷的訓練中幾度撐不住的自己,想起來那牆壁高壓噴水的訓練、泥濘的臭水中泡著舉槍訓練、訓練場上的全套訓練,張小沙竟然更加多了一些懷念的意味兒。

總之有過虛脫,有過疲累,有過險些撐不住,但幸運的是,她都挺過來了。

摸摸肚子裏的孩子,張小沙的臉上,掛上了一抹放心的笑。

她總覺得,有些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就像是這個孩子的到來,就像是又給了她一種奮鬥的目標一樣,讓她不敢出事。

所以,她成功了。

明天的訓練,是一個標誌性的訓練,是對這兩個月來的綜合評測。

校長和教官都說了,明天可能有任何的危險發生,絕對的真槍實彈。

要想全身而退,就要絕對的發揮自己的實力。

所以今天讓大家自由訓練,算是兩個月以來難得的放鬆和難得的自由。當然也可以稱得上是絕對的緊張。

“怎麽樣?”吃著飯,沈非凡不經意的問道。

“什麽?”口中吃著東西,張小沙含糊不清的問道,“哦,你說的是明天的總驗啊,你覺得我有什麽問題麽?”

張小沙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好想明天的訓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