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開易科長的家門,剛好他也回家不久,正在吃晚飯。陳東說,打擾領導吃飯,多有得罪。易科長說,兄弟之間,得罪什麽!趕緊吃完飯,下了桌子,坐過來。陳東正要說明來意,易科長先開了口,說,你一來我就知道為的啥了,這件事我沒辦好,真的不好意思,隻是老弟也不能完全怪我。

一聽此言,陳東就涼了半截,不知道王校長的報告是怎麽泡的湯。便問,是今年省裏砍了指標?易科長搖搖頭說,不是。陳東說,那又是怎麽回事?

“反正你老弟也不是外人,我就實話實說了吧。”易科長交底說,“與往常一樣,今年省裏又下了一筆教育補助資金,我呢,就根據你老弟的吩咐,給古馬鎮中學戴了5萬元的帽。不想將資金安排表拿給海局長簽字時,其他的項目他瞟一眼就過去了,唯獨古馬鎮中學這5萬元他不肯放過,硬要畫掉。我趕忙攔住他,說是陳科長送來的報告,你當局長的也掛了個支教的名,不給安排點怎麽行?你知道海局長是怎麽說的?他說古馬鎮中學我們局裏不是搞了‘五個一’捐贈活動了嗎?財政資金這麽緊張,卻沒別的單位需要用錢了?也不容我再解釋,他大筆一揮,就把古馬鎮中學的名單給畫掉了,然後添上市支教辦的名字,說年初給市支教辦安排的開辦費太少,市委分管支教工作的張副書記打了招呼,再給安排點,教育經費拿點給支教辦也名正言順。”

說到裏,易科長兩手一攤,又無可奈何地對陳東說,古馬鎮中學的5萬元就這樣到了支教辦的名下,如果你不信,我明天去辦公室拿海局長改過的資金安排表給你瞧。陳東無奈,在心裏罵了兩句娘,出了易科長的家門。易科長送陳東到門邊,囑咐他,不要在海局長麵前說是他透的底。陳東答應著,不會出賣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