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成了餘家大小姐(1/3)

“什麽?!”桑以安震驚地看著餘姚。

還人情而已,卻成了大小姐,這種事太莫名其妙了。

餘姚坐在沙發上,一臉高傲地看著她:“餘家和沈家有聯姻,你的年齡剛好。”

桑以安微愣:“聯姻?那和我有什麽關係?”

“我大女兒出生時就和沈家定了親事,但我大女兒命苦,早早夭折。現在你用著我女兒的心髒,那麽你就是餘家大小姐!半年後你自然該和沈少爺談婚論嫁。”

桑以安驚愕地看著他,立刻說道:“可我有男朋友!餘先生,我可以用別的方式報恩,但結婚絕對不行!”

“呿!能嫁給沈少爺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紅三代官三代富三代。”餘姚輕蔑一笑:“就你這樣的身份嫁進去,那叫麻雀變鳳凰。”

麻雀變鳳凰?可她不稀罕這樣的身份!

“餘先生,很感謝您當年的救命之恩,但我不會背叛我的男朋友,餘家大小姐的身份,我也配不上。”桑以安堅定地說道。

餘姚端著茶杯不屑地笑著:“別跟我在這立牌坊,你們女人心裏有多少花花腸子,我很清楚。”

“餘先生我想你真的誤會了,我這條命是您救的,你若是想要隨時拿去,我沒有半句怨言。”桑以安眸中少了那份局促,平添一份傲骨。

餘姚臉色難看了些,陰狠地說道:“噢?那桑家呢?你弟弟的病我可一直在出錢,後續治療我若是撤錢,你弟弟會怎樣?”

“你不看重你的命,那你的弟弟的命

,你也不管了?”

桑以安神情驟然陰戾,雙拳緊握。

“桑以安,嫁給沈少爺委屈不了你,憑著餘家大小姐的身份,你去了也不會太難做。”

“當然,你如果不同意,你弟弟那邊我立刻通知醫生離開!看他能活到什麽時候!”餘姚冷聲威脅,已經拿起了手機。

“不要!”桑以安渾身冰涼,已經帶了哭腔。

“好,那你乖乖和沈家相親,乖乖嫁給沈少爺……”

“我可以還錢,當牛做馬都可以,再苦再累的事我都能做!隻要你別動我弟弟,求你!”桑以安眼眶通紅,牙關緊咬。

餘姚一巴掌打在她臉上:“桑以安,我憑什麽花錢救你弟弟?!你別忘了你是來還情的!不是來討價還價的!”

桑以安絕望地站在原地,桑家對她有養育之恩,她並非桑家的孩子,爸爸媽媽為了救她,負債累累。

現在她怎麽能看著弟弟死……

桑以安心頭一陣酸楚,從回憶到現實,心口處的絞痛都如此真實。

這三個月以來,她一直拚死抵抗,最終餘姚才決定帶她去飯局喝酒,隻要她攬夠兩千萬的生意,餘姚就答應她,放棄和沈家的聯姻。

這件事很難做到,但她不想放棄和顧止的感情,更不能不管桑家。

那日去送文件,也是餘姚指派她去的,現在想想,她確實太傻了,餘姚怎麽可能隻是讓她去送個文件。

她做的一切,在顧止的背叛下,顯得可笑至極。

她的不顧一切,她的奮力反抗,都被他輕易擊碎。

以安回到床邊打開手機,大部分是顧止的信息,她有些累了,不想再和他有關係。

忽然,她彎起嘴角,蒼白的臉上有了笑意,她點開一條信息。

桑桑家的小魚子——

“阿姐,我已經出院了,身體好了很多你別擔心我。你在外麵照顧好自己,有事別硬撐,你還有我們。

我考上了咱們這最好的高中,我會繼續努力的,不讓阿姐失望。

阿媽做了馬蹄糕,但我還是喜歡和阿姐分著吃,我給你留著。

很想你。”

看完信息,桑以安心口一陣哽咽,如同塞了一團棉花,酸澀難耐。

她單手壓住眼睛,指縫漸濕,頭微微後仰,嘴角卻緩緩勾起。

隻要弟弟過的好,桑家過的好,她就能堅持下去!

桑以安簡單收拾過後出了房間,剛下樓就碰到了許久沒回家的餘詩玥。

“醒了啊?我看姐姐好像傷的挺重。”餘詩玥主動上前,臉上盡是得意的表情,還帶著挑釁。

桑以安沒看她,徑直走過,眉眼冷淡,不屑一顧。

餘詩玥攔住她,在她耳邊輕語:“以安姐,顧止哥的技術真的不錯哦,他還說很喜歡我的身體呢,我們兩人都很享受哦。”

桑以安眼梢更冷,微扯了下唇勾出一抹冷笑:“Bitch dog,forever。”

“以安姐,你別以為我聽不懂英語就來膈應我,你的男人可是被我睡了,那滋味可相當美好,我都爽哭了呢!”

“他還說隻愛我,你桑以安算什麽東西。”餘詩玥進一步刺激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