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永遠有多遠

一句“嗯,不會的”,這不是承諾,不是海誓山盟,“永遠永遠”這幾個字在初涉愛戀的兩個甜蜜的人口中,如同他們當時從嘴裏呼出的寒冷的呼氣一樣,輕輕的,沒有沉重感,沒有對著月亮跪地起盟的沉重感,有的隻是甜蜜的應允,對眼前愛情的淪陷和期盼

。【百\|度\|搜\|\|更\|新\|最\|快】【首發】

親愛的人們,對於美好的初戀請不要要求太高,某一天當他們沒有“永遠永遠”時,請不要輕笑他們的幼稚和辜負。

此時此刻他們那樣真誠地渴望“永遠永遠”的擁抱和“永遠永遠”相隨的真摯的心,讓那晚的月亮和星星都汗顏吧,讓它們都不敢露出它們的頭來窺視兩個渴望愛的年輕人的最初的最美的戀吧。

後來,那天晚上路辰羽牽著林曦的手一直沿著跑道走了一圈又一圈,雖然周圍是待溶化的雪,是寒冷的空氣,可是被陸辰羽緊握著的手卻滲出了汗,濕濕的,兩人都沒有覺得冷。

他們談了未來,甚至談了將來安家的地方,她的工作,他的工作,他們生活的方式,誰先下班誰先做飯,誰就應該在家裏乖乖地等誰回家等等。

一切都是那麽美好!時光仿佛靜止!

那晚之後,因為各自都忙著在家裏過年,忙著拜見親朋好友,他們兩個便沒有再見麵,直到開學的前一天,兩個人相約去買手機。

從手機店裏出來,林曦的手機裏唯一存的號mǎ是路辰羽的,路辰羽手機裏唯一存的號mǎ是林曦的,兩個人站在門口,互相望著對方傻傻地笑,從戶外斜射到店門口的陽光正好落在兩個人的身上和臉上,淡金色的陽光,很溫暖很溫暖。

坐在教室裏的林曦望著窗外飄忽的陽光,講台上的概率論老師是一位年輕的帥哥,可是他講了什麽林曦一句都沒有聽進去,連同他帥氣的臉,她都沒有看一眼,她的腦海裏全部是寒假時和路辰羽見麵時的甜蜜,和她一再拒絕安少傑時,他失望,失落,隱忍的痛苦。

“少傑哥,從小你都是這樣,隱忍著你的痛苦,讓人看了心痛,如果你陽光一點,如果你生活得快樂一點,如果你生活得不是那麽沉重的話,少傑哥,我便能安然的放下你。”

“還有,青嵐,你在哪裏?為何沒有你的任何消息?為何連少傑哥都不知道你在哪裏?你是恨他嗎,所以沒有將自己的消息告訴他。這些年你和他到底是怎麽走過的,為何你至今都沒有抓住他?沒有守在他身邊?你不是答應過我,對他不離不棄的嗎?如果有你在他身邊,我也便能安然地放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