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年輕啊年輕

為方便您的下次閱讀,

????“阿娘..”安少傑抬眼怯弱地叫了一聲白翠芳。

他何時這樣怯弱過?小時候即使被人欺負了,他也從來沒有表現出過怯弱,永遠像一頭隨時準備戰鬥的牛。

白翠芳望著他心痛,伸手摸著他清瘦的麵容,冰涼而又粗糙的指尖慢慢滑過他的臉頰,到眼睛,到眉毛,到額頭。

這種感覺如此熟悉,一直在他的記憶中,有一雙手,輕輕地摸著他的臉,滑過他的唇,到他的眼和眉,那是他心底裏最溫暖的某一時刻。

那個時刻很短暫,抽手之間就消失了,他還來不及抓住,但他記住了那個溫暖。許多寒冷的黑夜裏,他就是靠著回憶那點點的溫暖來溫暖自己。

就是六年前的那天晚上,北京五月的深夜,雖然沒有這麽冷,但她的指尖也是微涼,一點一點如觸電般滑過他的臉,讓他的心一點點的暖,一點點的沉淪..

他抬手輕輕握住白翠芳的手,淚眼已經朦朧,聲音哽咽著,不能自抑地又叫了一聲,“阿娘..”聲音再次無法成聲,臉上的淚水已經滂沱成雨。

白翠芳的手仍慢慢撫過他的臉,慢慢地幫他擦拭淚水,“兒子啊,隻要你還是愛著她的就好。”

簡單而又平淡的一句話已經讓安少傑泣不成聲地哭倒在白翠芳的臂彎裏,“阿娘,我是一直愛著她的,可是..”

剛才短暫溫暖的回憶,以及白翠芳的一句聽似平淡,但卻飽含安少傑這麽多年相思苦的深情**在一起,在瞬間迸發,讓早上才剛剛經曆了情感大動,心力交瘁的安少傑的心再次大力的**和疼痛。

他撲到在白翠芳懷裏之後,整個身子幾乎無力支撐地跪倒在白翠芳的麵前。

白翠芳緊緊地摟抱著他,拍著他的背和肩部。

她自己的兒子她了解,不輕易動情,但如果一動,定是大動。

從昨晚他突然改變回北京的行程,到今天晚飯時他突然再次要提前返回北京,白翠芳就知道,他肯定是經曆了大力的情緒變化。

望著他悲切的臉,無力的眼神,白翠芳將自己本打算質問他,和這幾年對他的怨氣以及不滿全部咽進了肚子裏,隻剩下對他的疼惜和憐愛。

既然一直都是愛著她的,可見這麽多年,他一個人在國外生活得是多麽的苦。

“兩個苦命的孩子啊..既然相愛,當時為什麽要這樣折騰呢?將最好的時光都折騰沒了。年輕啊,年輕的你們..”白翠芳哭著喊著,自己眼裏的淚水也已經止不住的往下流,無語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