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白血病

????回到家裏,劉秀珍和青梅還沒有回來,青樹生也不在家裏,隻有劉老太一個人坐在院子裏,見青嵐和徐文回來趕緊起身要去給他們倒水喝。

這幾年,她比前呆癡了很多,腿腳也沒有以前那麽靈便,家裏的家務活劉秀珍也不再讓她做很多,大部分時間讓她坐在院子裏納納鞋底,裁剪一下鞋樣,也不再繡花了,但她身體卻還是健朗的。

雖然現在青嵐已經為人母了,但在她眼裏,依然還是當年的小姑娘,每次青嵐從外麵回來,一如當年青嵐每次從學校回來一樣,她都要起身給她倒水或者拿東西給她吃。

對於徐文,雖然在他們家裏待了這麽多年,一直幫助青嵐,而青嵐卻又是一副不讓他親近的態度,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總感覺虧欠徐文,所以,實際上他們待徐文就像對待貴客一樣,一直客客氣氣的,所以每次徐文從外麵回來時,阿婆也是必定會起身客客氣氣地給他倒水。

徐文見狀,趕緊阻止她說:“阿婆,我們自己來吧,您坐著,我和嵐嵐自己來,你要喝水,也隻要叫我和嵐嵐一聲。”

青嵐聽著抿嘴淺笑,這是徐文第一次在她的家人麵前叫她嵐嵐,沒有想到居然說得如此坦然,仿若家人叫了二十幾年一樣自然圓潤。

劉老太笑眯眯的望著他,連聲說道:“好好好。”說著就放下了手裏的茶杯。

劉老太出去後,徐文跟青嵐商量著等青樹生和劉秀珍回來後,跟他們談他和她兩個人的事情。

青嵐含笑點頭。

徐文一直說著,計劃著他們的未來,青嵐站在一邊,隻是含笑點著頭。

跟著他還有什麽需要她操心的呢?從讀大學那個時候開始起,隻要跟著他在一起,青嵐就什麽都不需要操心,隻需要點頭答應就成,隻需要快快樂樂地生活就成。

他倆正說著話兒時,聽到院子裏傳來劉秀珍驚咋的聲音和一陣騷鬧的聲音。

徐文和青嵐急急忙忙地往院子外跑去,隻見村裏的一位男村民抱著青梅往屋子裏衝,身上和臉上到處是血跡。

劉秀珍跟在後麵心急如焚地叫嚷著,她的身後還有幾個男男女女的村民神色驚慌地議論著。

“怎麽回事?”徐文和青嵐迎上那個男村民急急地問道。

“不知道。”村民一邊說著,但腳步並沒有停下來地朝屋裏走去,“樹生哥!樹生哥。。”他朝屋裏叫著。

“我阿父不在家,到底怎麽回事啊?”青嵐的臉上開始呈現焦急的神色,伸手要抱過青梅,但那個村民並沒有放手。

“趕快叫你阿父回來。”村民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