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安少傑,好久不見

“你什麽意思?”

安少傑一向惱怒徐文的沉得住氣的架勢,讀書的時候是這樣,經過這麽多年,他還是這樣,別人不先說話,他永遠也不會先打破沉默。

安少傑終究還是沒有他能忍得住,嗓門提高了幾度。

“你先坐下。”徐文拉了拉安少傑,“你就不能心平氣和地跟我說一下話嗎?”

安少傑手肘一拽,但語氣緩和了很多,“別拉拉扯扯,我倆都是男的。”

坐下後,兩個人倒是一下沉默了起來,你望著我,我望著你。

最後還是徐文先對他露出了笑容,然後,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打了一下,又接著擁抱了一下他說:“安少傑,好久不見。”

徐文動情而又真誠的話,讓安少傑心裏也生出了一些感動和往昔湧上心頭的感覺,眼睛頓時有些濕潤,可是性格使然,他依然不知道應該如何回應徐文感性的擁抱和突如其來地頗有感觸的情緒,身體仍直挺挺地站著,任由徐文動情地緊緊地擁抱著他。

等兩個人的情緒平息下來重新坐下後,徐文第一次先開了口問:“你就打算這樣不聲不響地離開?”

安少傑眼睛望著前方來來往往的人,“需要跟誰打招呼?你?還是誰?”他突然笑了一下,很陽光的樣子,然後轉臉望著徐文說:“讀大學時,我們兩個人的關係好像沒有好到這個程度吧?大學畢業後又沒有聯係和交情,不至於吧?”

“你也不是大學畢業後走的吧?”外麵的陽光很燦爛,透過頭頂上的琉璃玻璃照進候機室,還是有些耀眼和燥熱,徐文眯著眼,提了提貼在身上的黑色T恤。

“本來想大學畢業時跟你交心好好地聊一下,誰知道沒等到那一天你家夥就先跑出國外去。”徐文低頭帶著自嘲或者自諷笑接著說道。

安少傑低頭不語,大概往事一幕幕地展現在他腦海裏,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悲愴。

“今天大概不是憶往昔看今朝談心的好時機吧。”說著,他又抓起了行李箱,朝安檢處走去。

“安少傑。”徐文站起來在背後叫道:“我知道美美的骨髓捐獻人是你。”

行李箱在地麵滾動的聲音戛然而止,安少傑的背影一頓,他緩緩轉過頭來,“是我捐獻的又能怎麽樣?”

“還有,我們公司能那麽快在北京找到合夥人,都是你在暗中幫助的是吧?”徐文在安少傑身後又大聲喊叫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