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猛的回頭,雙目瞪大,有些憤怒又有些失望。

“尉遲浩,你不是又想要一個人麵對吧!”

尉遲浩知道,葉曉恩生氣的時候,就會叫他的全名。但是,他實在是沒有辦法。

“爹地……”葉多多眼角的金豆子終於還是長大了,一顆顆的掉了下來,砸在了尉遲浩的心裏。

但是,尉遲浩沒有改變自己的決定,也不顧忌葉多多和斯馬爾都在,猛得扶住葉曉恩的後腦勺,就吻了下去。

極盡深情的一吻,似乎是要把葉曉恩整個人都吃進肚子裏。

葉曉恩在尉遲浩懷裏艱難的喘息,但是葉曉恩這一次沒有拒絕尉遲浩,反而很是配合。

感受著尉遲浩*的舌頭在自己口腔裏盡情的掠奪,反而讓她有種滿足感。

突然,尉遲浩猛的推開葉曉恩,將她推到了斯馬爾身邊。

極力壓製著自己的心情,尉遲浩聲音低沉,“斯馬爾,帶他們走!”

說完,幾個翻身就到了外麵。

“浩!”

“爹地!”

兩道撕心裂肺的聲音,並沒有將尉遲浩的腳步放緩。不到十秒,他們就已經看不到尉遲浩的身影了。

別墅已經開始搖晃,轟隆聲一直沒有停止。

斯馬爾將兩個人死死的拽住,從葉多多手上的儀器上,他看到對方不斷在向別墅投擲炸彈。

不過好在尉遲浩的別墅不同於一般的別墅,加上他本來的身份就特殊,所以屋子的防彈係數很高。

“曉恩,你以為你過去就能有辦法!快跟我走!”

別墅裏麵當然是有密道的,不過,如果密道如果被發現,再被扔上一兩顆炸彈,或者不是炸彈,就是普通的毒煙彈,估計他們就完了。所以,尉遲浩才會選擇留下。

葉曉恩轉過頭,一臉平靜的望著斯馬爾,她已經學會了在各種場合下保持平靜。

微顫的睫毛泄露了葉曉恩此刻不平靜的心情。就算臉上再怎麽波瀾不驚,心裏也早已經是驚濤駭浪。

外麵,是她深愛的人,眼前,是存活的路。

“斯馬爾,你覺得,我應該放下尉遲浩一個人嗎?”

她的語氣很平靜,不像是在問斯馬爾,反而更像是在述說一件既定的事實。

“就是,斯馬爾叔叔,我也不會放下爹地不管的。”葉多多鼓著嘴巴,一副小大人的摸樣。

斯馬爾頭疼,心道這尉遲浩,總是把爛攤子留給他收拾。

無奈的歎了口氣,斯馬爾覺得自己已經無能為力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見斯馬爾點了頭,葉曉恩和葉多多兩個人都是倍感興奮,斯馬爾眉頭直跳。要是讓尉遲浩知道他的所作所為,估計又有一場口水戰要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