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烈的聲響,尉遲浩知道,一定是斯馬爾他們來了。

但是……

抿著唇看著對麵同樣緊張的葉曉恩,尉遲浩深感無力。

“怎麽回事!”

“老板,有人打進來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亞德裏恩,瞳孔猛漲。

葉曉恩的手臂被他捏得生疼,眉頭也不由得皺了起來。

“亞德裏恩,你放開曉恩!”注意到葉曉恩吃痛表情地尉遲浩,在玻璃的另一麵掙紮著吼叫。

雖然這樣的吼叫並沒有任何的威脅作用,然而尉遲浩並不想放棄。

亞德裏恩眸子一閃,立馬放開了葉曉恩,輕笑道:“葉小姐,現在可能要麻煩你快點研究了。如果外麵的人破壞了我的計劃,你應該會知道後果的。”

“亞德裏恩,你敢傷他!”葉曉恩忽然發了瘋似的對著亞德裏恩拳打腳踢,不過很快就被人拉開了。

淚光閃閃的眸子刺得尉遲浩心髒都停止了跳動。

“曉恩……”

“浩……”

葉曉恩怎麽會不知道亞德裏恩的想法,如果她不能盡快的研究出複活的藥物,尉遲浩就會多一份危險。可是……她要上哪裏去研究讓人複活的藥物?

“亞德裏恩,你敢傷他,我絕對不會幫你研究藥!”

亞德裏恩平靜的望了葉曉恩一眼,“如果你不研究出藥物,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他。”

“你……”

“葉曉恩!”亞德裏恩突然加重了語氣,冷厲的看向葉曉恩,“我們來賭一賭,看看是凱瑟琳在我心中的地位重要,還是尉遲浩在你心中的地位更重。賭注,是他們的命。”

葉曉恩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尉遲浩的生命會握在她的手中。但是她一點都不想。

“曉恩,我不會有事,你也答應我,你不會有事的。”

玻璃的另一麵,傳來尉遲浩堅定的聲音。

葉曉恩知道,她應該相信尉遲浩才對。可是心裏的某處,卻讓她的信任一點點瓦解。

不是不信,是不敢也不想拿那人的生命當作一次賭注。

葉曉恩猛的轉過身,“好!我賭!”如果他的生命必須要由她來決定,那答案永遠隻會有一個:活著。

“那就請葉小姐盡快了,我會帶著尉遲總裁去會會你們的朋友。”說完,亞德裏恩將葉曉恩推給了到裏麵,啟動了一枚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來的按鈕。

尉遲浩就眼睜睜的看著葉曉恩的身影消失在一片純白之中。

他覺得自己是那麽無能,無能到要讓自己心愛的女人來拯救自己。

嘴唇咬得發紫,生生吞下滿腹的言語。

“尉遲總裁,有勞了。”

葉曉恩看著眼前的金色發絲,和齊全的實驗儀器。她隻能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