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金色的陽光打在潔白的病房,渲染了一室的寧靜。

尉遲浩緩緩張開眼睛,顫動的睫毛如同破繭的蝴蝶,拍打著翅膀。

一陣的掙紮過後,尉遲浩才將眼睛完全張開。印入眼瞭的,是一顆黑乎乎的頭。尉遲浩正要有所動作,就被一陣惡心感偷襲,不覺抬手捂嘴。

可這一抬手,更是一陣的難受。全身軟綿綿的,跟麵條似的。尉遲浩苦笑,沒有想到這失血過多,竟然變得這麽不中用了。

微微低頭,葉曉恩靜謐的臉龐,全然落入尉遲浩的眼裏。微抬著手,尉遲浩嘴角帶笑,凝著一眼的寵溺看著葉曉恩的眉眼。

正處在一片回憶間,就被一聲清脆的聲音打破。

“爹地!”

尉遲浩猛得抬起頭,就見到葉多多一個俯衝奔向自己。他還來不及提醒葉多多不要吵醒葉曉恩,就已經被葉多多撲了個滿懷。

一陣頭暈目眩,尉遲浩覺得額頭上有一圈的星星在轉悠。

葉曉恩被葉多多這麽一鬧,也沒有了睡意。剛睜開眼,就見葉多多壓在尉遲浩的身上,猛的一驚,“多多!快下來!”一邊說著,還一邊手忙腳亂的要去扒開貼在尉遲浩身上的葉多多。

幾個人手忙腳亂一團糟,斯馬爾帶著克萊爾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三個人抱成一團的景象。

其樂融融,好不和諧美好。

斯馬爾正欲開口,阻止三人你扯我拉的慌亂動作,一旁的克萊爾卻拉住了斯馬爾的衣袖。

斯馬爾不明所以,轉頭疑惑的看向克萊爾。克萊爾此刻正看著嬉戲的三人笑得歡暢。

同樣深藍的眸子在晨光的洗滌下,清澈而剔透,像極了晶瑩的水晶。

勾起的嘴角好似新月一彎,無限美好。

“克萊爾。”斯馬爾伸手無比溫柔的將克萊爾攬在自己懷中,“以後我們也這樣吧。”他的眼睛裏難得的洋溢了一種叫做幸福而非快樂東西。

斯馬爾的話讓克萊爾微微一愣,隨即了然,微點了頭。正欲回答斯馬爾的話,就發現對麵的三人早已經停止了吵鬧。這會兒,正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和斯馬爾。

斯馬爾自然也是發現了。但兩人都深受國外思想的啟迪,對於這種事情被發現半點都不感到羞澀。

兩人相視而笑,反倒讓對麵的三人尷尬了。

尉遲浩見葉曉恩已經有低頭的架勢,知道她臉皮薄,眼睛一轉,“斯馬爾,你來有什麽事情嗎?”

說起正事,斯馬爾的臉色也正經了起來。

“綁架多多的人已經找到了,你看怎麽處置。”

“是誰!”葉曉恩目光帶火,語氣凜然。

“是亞德裏恩以前分給葉子語的三個手下。”

她們哪裏想得到,竟然會是亞德裏恩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