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出去不久,尉遲浩的車就到了。

用強大的陣容來形容尉遲浩的排場,一點都不為過。

單單是幾輛世界限量版的婚車,就已經讓眾多的人望而止步。

尉遲浩今天穿的是一身特製的晶藍禮服,跳脫了傳統的束縛,特意和葉曉恩的婚紗相呼應。

兩個人的衣服一比較,簡直就像是海裏的美人魚婚禮一樣。

有大海的包容之感,有藍天的廣袤無垠之態。

“曉恩,我來接你了。”

尉遲浩笑得很是溫柔,心心念念了這麽久,終於能夠把人給娶到手了,尉遲浩難得的高興。

戴偉倫鄭重的將葉曉恩交到尉遲浩的手中,頗有種嫁女兒的感覺。

“尉遲浩,曉恩就交給你了。”他眼神帶著淩厲之光,十分嚴肅的看著尉遲浩。

尉遲浩淡淡一笑,“放心吧。”

說完,一個橫抱就把葉曉恩給抱在了懷裏,徑直向車前走去。

葉曉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尉遲浩妥妥的放在車裏。但是心裏的緊張之感卻一點都沒有消失,一雙手還是緊緊的扯著婚紗的裙擺,就連唇瓣都是緊緊的咬著。

“開車吧。”

尉遲浩一聲令下,伸手將葉曉恩緊張到出汗的小手握在自己手中。“曉恩,不要擔心。”他的聲音柔和,如同吃下了一枚德芙巧克力一樣。

甘美而動人。

葉曉恩別扭的掙脫了一下自己的手,卻沒有掙脫開,扁了扁嘴,“誰擔心了。”

雖然知道葉曉恩是口是心非,但是尉遲浩沒有揭穿她。他喜歡的不就是葉曉恩這樣麽?

不管什麽時候,都有一種初戀的感覺。

新鮮,永遠也不會膩味。

“曉恩,我愛你。”說完,尉遲浩不顧還在婚車上,不顧葉曉恩一臉的妝容,直接就在葉曉恩的臉龐上,印上了深情的一吻。

這一吻,說短不短,說長不長。

葉曉恩隻覺得自己的心裏流過了一陣暖流,溫暖了冰凍了一整個冬天的河流。

用力回握著尉遲浩的手,她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心緒,準備坦然麵對即將到來的婚禮。

因為對方是尉遲浩,是尉遲浩的話,隻要一個簡簡單單的握手,隻要一個淺淺的親吻,就可以安撫她悸動的心。

作為花童的葉多多,今天自然是有得忙的。

不過葉多多人小鬼大,這點小事自然不在話下,甚至還偷偷的給尉遲浩和葉曉恩準備了一場大禮。當然,他就這麽不大點的孩子,自然還是有斯馬爾在背後幫忙的。

伴郎伴娘當然是斯馬爾和克萊爾這對金童玉女。

斯馬爾再怎麽有愧於金童的稱號,克萊爾也是名副其實的玉女。這是尉遲浩的原話,難得尉遲浩在說這話的時候,斯馬爾沒有和他鬧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