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尉遲君在這裏遊刃有餘,尉遲浩雙手抱胸靠在沙發上,冷冷的回了一句:“知道就好!”

“跟我回家!”尉遲君不再囉嗦,直接說明來意。

尉遲浩抬頭,對上尉遲君依舊睜著的,一雙古井無波的眼睛。

冷哼一聲,尉遲浩在心裏嘲諷,難道自己還期待在他眼裏看出什麽感情出來嗎?他可一直都是個無情的人啊!

“我不覺得那個家缺我!”尉遲浩表明自己的態度。

尉遲君呼出一口氣,重的連在對麵坐著的尉遲浩都聽的清清楚楚:“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我想我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尉遲浩有些不耐煩,本來很好的心情被尉遲君這麽一攪和反倒是有些糟了。

現場的氣氛尷尬的足以凍結住每一個在場的人,兩父子的眼神中都沒有要退讓的意思。

“我說了,這不是在和你商量!”尉遲浩如此冷淡的回答似乎要把尉遲君激怒了。

但尉遲浩還是不為所動,坐在那裏,冷眼的看著尉遲君,好像是激怒他就是自己的遊戲一樣,隨即冷哼一聲:“嗬!我不認為你有那個資格!”

“尉遲浩你別太過分了!”尉遲君徹底怒了,猛地一拍桌子指著尉遲浩的鼻子。

尉遲浩連眼睛都沒眨一下,聳聳肩,開始笑起來,不是不生氣,而是覺得尉遲君說的話簡直是太可笑了,“從頭到尾過分的都是你!不是我!”他輕飄飄的一句話,卻足以讓尉遲君自慚形穢。

“但我是你爸爸!”尉遲君近乎無力的說出這麽句話。

如果尉遲君不提這兩個字,尉遲浩還能與他心平氣和的交談不動聲色。

在尉遲浩看來,多年前他尉遲君就不配說這兩個字了!

這兩個字從尉遲君嘴裏說出來,就像是被玷汙了一樣,尉遲浩不能容忍任何人玷汙這兩個字。

咻地一聲站起來,尉遲浩語氣強硬的反駁回去:“你不是!你更不配!”

尉遲君早知道尉遲浩這些年變化很大,但卻不知道他會說的如此硬氣。

“我從來就沒有過爸爸!”尉遲浩步步緊逼,逼得尉遲君啞口無言。

他眉頭緊鎖,盯著尉遲君的眼睛裏盡是憤恨,還有怒氣。

隻是不知道這些憤恨和怒氣被觸碰到哪一個點上才會引爆,從而一發不可收拾。

“你,你……”尉遲君忽然覺得胸悶氣短,調整下呼吸才稍稍緩過來。“你不用急著反駁,你的悖論永遠勝不過法律。”

尉遲浩不屑的冷哼一聲,這可是真會找東西來掩蓋自己的‘罪行’啊!看著麵前人臉上些許的得意,尉遲浩真的很想上去給他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