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葉曉恩的事情上,尉遲浩向來與葉多多統一戰線。

但是這次,尉遲浩沒來由的一陣心虛。

“多多,你怎麽來了?”尉遲浩上前走了幾步,眼中帶著寵溺,正要把葉多多抱進自己懷裏。

啪!

一陣清脆脆的巴掌聲,在寂靜的夜裏顯得格外明亮。

葉多多其實在戴偉倫給他和葉曉恩掖被子的時候,就已經醒了。要不是聽到尉遲浩和戴偉倫要談談,他才不會從被窩裏爬出來。

但是葉多多沒有想到,自己的爹地竟然死不承認自己的錯誤。

他一直認為,自己媽咪這次出事,就是尉遲浩不把自己的生世坦誠相告的結果。

所以,當聽到尉遲浩竟然指責關心自己媽咪的戴偉倫時,一股怒氣就蔓延開來。

“不要碰我!”葉多多鼓著自己的小圓臉,朝著尉遲浩大聲一吼。

就連戴偉倫都沒有想過,葉多多竟然會這麽凶。

尉遲浩因為葉多多打在自己手背上的一巴掌,早就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和自己的爸爸,沒有什麽美好的童年。

就算有,現在的他,也不想再回憶起來。

那些回憶,隻會讓他的心,疼上幾分。

而葉多多……

尉遲浩看了眼生著氣的葉多多,鼓腮握拳的樣子依舊可愛。

這是他尉遲浩的兒子,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們之間會這麽膈應。

葉多多的過去,他沒有來得及參與,已經是愧疚萬分了。而他的未來,尉遲浩更不想留有遺憾。

“對不起。”尉遲浩低聲說了三個字。

他的聲音虔誠一片,一向心高氣傲的他,第一次向一個孩子道歉。

一個隻有七歲不到的孩子。

他這一生,短短一年之間,就已經說過兩個難得的對不起。

一個是給葉曉恩,一個是給葉多多。

兩個都是他愛到骨子裏的人,他卻都對不起他們。

葉多多在聽到尉遲浩道歉的三個字時,有一瞬間的愣神。但是他的性子,同樣和尉遲浩一樣倔強。

“你以為說句對不起,我就要原諒你嗎!你騙了我和媽咪,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說完,葉多多上前走到戴偉倫身邊,直接將戴偉倫拉著就走。

葉多多的腳步決絕,一點都沒有覺得應該給尉遲浩留個機會,或者說是留點麵子。

他不是怪尉遲浩讓自己的媽咪受傷,他最討厭的,和葉曉恩一樣,就是尉遲浩竟然會對他們隱瞞自己家人的事情。

愛情裏,容不得隱瞞,容不得欺騙。

親情裏,又何嚐不是呢?

夜色中,尉遲浩又變成了一個人。

一個人的背影的,一個人的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