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並沒有第二天一早就帶著葉曉恩和葉多多回尉遲家,而是在醫院留了三天,確定葉曉恩的病情已經穩定,才決定回去。

第三天一早,尉遲浩就親自去辦好了出院手續。

等到回到病房的時候葉曉恩已經整理好了,身上已經換好了衣服。

藍色的條紋病號服整整齊齊的疊放在一邊。

她和葉多多正坐在病房裏麵的沙發上等著他。

頭上的繃帶已經拆除了,葉曉恩的額頭上還有一道清晰可見的傷痕。

“曉恩,多多。”尉遲浩出聲開口。

葉曉恩回過頭來看向門口,一眼就看到了尉遲浩。

唇邊終究還是揚起了一抹淺淺的笑意。

“浩。”

葉曉恩牽著葉多多就朝尉遲浩走了過去。

“爹地。”葉多多看著尉遲浩,立即就想到他為自己媽咪擋那開水的事情。

當天晚上,葉多多頭偷偷看到尉遲浩在上藥。斑駁的傷口,早就化解了葉多多軟弱的心。連帶著心裏那少得可憐的憤怒,也煙消雲散。

幾乎想都沒有想,葉多多就直接撲到了尉遲浩身上。

尉遲浩一手抱住了葉多多,一手就拉住了葉曉恩的手。

“走吧,回家。”

葉曉恩點了點頭。

三個人就這樣走了出去,外人一看就是和睦的一家人。

尉遲家裏麵的人早就在大廳裏麵等著她們了。

不過他們想要迎接的隻有尉遲浩和葉多多。

尉遲浩已經將葉多多放了下來,跟葉曉恩一起牽著葉多多走進了尉遲家。

“爸,小浩回來了。”尉遲釧是第一個看到尉遲浩的,笑著便朝尉遲君開了口。

尉遲君看向了正緩緩走進來的人。

本來眉間都升起了一抹笑意的人,在看到葉曉恩的時候瞬間就消失於無形了。

“回來了?”尉遲家沉著臉開口。

雖然他是想到了尉遲浩會將葉曉恩帶回來,但是親眼看到這一幕,尉遲君還是覺得心裏膈應的不行。

葉曉恩看到了尉遲君臉上的神色變化,那雙眼睛一從自己身上掃過就明顯冷了下來。

她又不是傻子,尉遲君不喜歡她,她還是能看的出來的。

尉遲浩隻是冷冷的應了一聲嗯。

如果不是因為擔心曉恩的安全,他怎麽也不會回來。

尉遲家雖然有尉遲君的黑臉,但是他總不會傷害到曉恩。

“這兩位就是小浩的妻子跟兒子嗎?”一個保養得當的中年女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了她們麵前,伸手就握住了葉多多的手,“真乖,簡直就跟小浩小的時候長的一模一樣呢。”

葉多多厭惡的看著她,小手一個勁的要往外抽。

“放開他。”尉遲浩伸手就將葉多多拉到了自己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