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飯,葉曉恩興奮的將凳子擺在客廳的中間,尉遲浩拿著笤帚等著掃剪下來的頭發。

經過葉曉恩半個小時的努力,可算是大功告成了。

葉多多跳下凳子來,看著尉遲浩,臉上堆著笑容,“爹地,多多還帥嗎?”

尉遲浩本來就忍不住笑,這一下可算是笑開了,抱著葉多多不願撒手,一個勁的親他的臉蛋,“我家多多最帥了!”

葉曉恩看著自己的手藝,滿意的點了點頭。

早就想給多多剪個西瓜皮的發型,可算是完成了。

原本多多嬰兒肥就還沒消下去,這一下,換個西瓜皮的發型,更是可愛極了,讓尉遲浩愛不釋手的。

葉曉恩任憑他們父子二人親熱,自己收拾髒亂的戰場。

翌日一早,一家三口就收拾妥當出發了。

葉多多更是興奮的不要不要的了,一個勁的說爹地媽咪最好了。

醫院那邊,戴偉倫正在為一個患者做觸診,這個時候,一個小護士慌張的跑了進來。

“做醫護人員,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穩。”戴偉倫微微皺了眉頭,看著慌張的小護士,冷聲道,“發生什麽事情了?”

那個護士平穩了一下心情,在戴偉倫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戴偉倫神色頓時一陣迷惑,又帶著點緊張,想了想,對正在檢查的病人說道:“真對不起,請您到二診室,急診那邊發生了點事情。”

那個患者也算是通情達理,二話不說,起身就跟著護士去二診室了。

戴偉倫趕緊往急診那邊走,剛才那個護士告訴自己,急診送來了一個昏迷不醒的病人,不知道是因為外傷還是藥物的原因,對他做了應該做的,都不見他有所轉醒。

這樣的病人,戴偉倫從來沒遇到過,如果是因為藥物引起的,那麽能解決這個病的,就一定是葉曉恩。

葉曉恩那邊來到了科技館。

剛進科技館,尉遲浩就拉著葉曉恩,小聲說道:“一會不會有人給你打電話叫你回醫院吧?”

看著尉遲浩的表情,葉曉恩忍不住笑了兩聲,就跟葉多多一樣。

尉遲浩原本對這一次全家出來玩,就十分開心,但是一想到葉曉恩可能會走,整個人就開始低落下來,顯得十分的鬱悶。

葉曉恩摸了摸尉遲浩的頭,就好像平時摸葉多多頭那樣,尉遲浩知道,葉曉恩這樣摸自己的頭,就是為了一會可能會走而愧疚。

他也不想做一個不懂事的丈夫,耽誤到自己妻子的工作。

醫生救人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救死扶傷才是好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