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是個混混不錯,混混的網絡十分複雜。

前幾日,葉曉恩拿著他的名字到處問,都沒有什麽結果。

後來她才知道,混的時候,都不用自己的真名,說真名,幾乎沒有人認識。

患者已經轉醒,葉曉恩問了患者做混混的名字後,又去四處打聽去了。

一路打聽過去,終於找到了患者上頭的老大。

也與他們說好,今天要與他們老大見上一麵。

葉曉恩按時到達帝豪酒吧,帝豪酒吧她是知道的,是冷傲的地盤。

葉曉恩心裏隱隱帶著不安,葉子語離開以後,她和尉遲浩都沒有故意去找,但是冷傲……

甩了甩頭,葉曉恩邁著堅定的步伐,走了進去。

她必須要把這藥物的源頭給查出來,一定!

這裏白天人依舊很多,她跟隨那幾個小混混一路走過去,來到一個包間。

“我們老大就在裏麵等著你呢。”說完,還為葉曉恩開了門。

葉曉恩走了進去,坐在裏麵的那個人十分眼熟,正在與一個身材出眾的女人接吻。

葉曉恩就那樣一直站在門口,直到有人發現,咦了一聲,那個老大才放開女人轉過頭來。

“冷傲?”

葉曉恩脫口而出,轉身就要往外走,可是推了兩下,那個門紋絲未動。

這個時候,葉曉恩才覺得,自己這是羊入虎口。

“喲喲,看看這個人是誰啊?這不是尉遲夫人嗎?”

冷傲讓人厭惡的嘴臉,緊緊盯著葉曉恩。

之前手下新來的人對他說,有個女人一直在找他,隻是沒想到竟然是葉曉恩。

雖然葉曉恩與葉子語長相十分相似,而且葉子語也是自己的情人,但是,看到葉曉恩的時候,心中就是厭惡。

厭惡的不僅僅是這個女人,還有他的丈夫。

要不是他們,葉子語怎麽會下落不明?

雖然說他冷傲並不缺少女人,但是像葉子語這樣,幾年來,一直想要得到她,好不容易得到了,卻讓他們一手給毀了。

更何況,那個尉遲浩曾經對自己百般侮辱,眼下他的夫人親自送上門來了,要是自己推辭了,豈不是讓人笑話?

“原來真的是你。”葉曉恩之前有想過,可能是冷傲做的。

葉子語之前是冷傲的情人,正是借用冷傲之手,才對葉多多下手的。

現在,這種藥又一次出現了,雖然葉曉恩懷疑過,但是沒有證據,隻能一步一步循跡而來。

現在才發現,這次的始作俑者竟然還是冷傲。

“你說什麽,我聽不懂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上過你妹妹不假,但是你……真的不是我啊!”

說完,冷傲哈哈大笑起來,身邊幾個男人也跟著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