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的聲音極其冷,仿如寒冬中的水。

葉多多很識趣的不再煩尉遲浩,葉曉恩更是凝神細聽。

直到尉遲浩放下手機,眉頭的皺紋都沒有消散。

葉曉恩很少見到尉遲浩這樣,但她知道,尉遲浩每次這樣,畢竟有大事。

遲疑了片刻,葉曉恩還是開了口:“浩,怎麽了?”葉曉恩的聲音帶著極大的不確定。

她不知道有什麽大事,能夠讓尉遲浩露出這樣糾結的表情。

微抿著唇,葉曉恩雙眼閃爍著,靜待尉遲浩的回答。

尉遲浩也很糾結,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因為剛剛是尉遲釧給他打的電話,電話裏,尉遲釧告訴他,尉遲君病危。

其實他一直知道,尉遲君有很嚴重的哮喘病,但是沒有想到,這次竟然這麽嚴重。

就連電話裏麵的尉遲釧,說話都帶了顫音。

葉曉恩見尉遲久久沒有回答,但是眉角卻一直沒有打開,便知道事情有多重要。

深呼吸了一口氣,葉曉恩確定自己什麽都接受得了後,才起身走到尉遲浩身邊。“浩,有什麽事情,是不告訴我的嗎?”

葉曉恩的一句話,就讓尉遲浩有了擔憂。

他一直怕的,不是尉遲君,也不是冷傲,而是葉曉恩不能夠安心的和自己在一起。葉曉恩這麽一說,尉遲浩便知道,如果他今天不把事情說出來,葉曉恩一定又會胡亂猜測,到時候……

低沉了頭,尉遲浩緩緩開了口:“他病危了……”

尉遲浩幾乎不用說明,葉曉恩都知道他說的是誰。

隻不過,聽到尉遲浩的回到以後,葉曉恩反而笑了。

輕靈的笑聲回**在耳邊,尉遲浩不明所以的抬起了頭,細細的看著葉曉恩。

見尉遲一副呆愣的模樣,葉曉恩伸手,輕輕敲了敲尉遲浩的頭。“這有什麽,病危了我們回去看看不就好了。”

話雖說得輕鬆,但是葉曉恩自己也有些擔憂。

她並不想見到尉遲君,因為尉遲君總讓她想起葉子語和葉家人。

但是為了眼前的這個男人,葉曉恩願意試試。

尉遲浩顯然是沒有想到葉曉恩竟然會這麽說,當即就有些懵了。

“曉恩你……”他想說,你願意原諒尉遲君?但是卻什麽也說不出口。

後麵的半句話,尉遲浩生生吞回了自己口中。

葉曉恩伸手撫平了尉遲浩眉間的褶皺,她的每一根手指滑過,都讓尉遲浩心頭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