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是帶著滿腔怒火回到尉遲家的,看到房門的時候,尉遲浩心中升起的怒火,足以燃燒了整個尉遲家。“張梅,你給我出來!”

張梅站在樓梯上看著尉遲浩,不屑的笑了笑,“氣勢洶洶的,什麽意思?”

“多多呢?”尉遲浩開門見山,也不和張梅多做解釋。

張梅揚了揚下顎,指了旁邊的一個房間,麵無表情的看著尉遲浩一步步上到二樓。

見張梅這樣子,尉遲浩倒是有些疑惑。

不過葉多多還在這人的手上,尉遲浩也不多想,幾個跨步就走到了張梅指定的房門外。

傭人很是適時的打開了門。

尉遲浩剛走進房間,房門砰的一聲就被關上,鎖門的聲音尤為刺耳。

張梅揚了揚手中的鑰匙,不屑一顧的看了一眼緊鎖的房門,隨後咯噔咯噔的踩著高跟鞋離開。

葉多多的確是在房間裏麵,無聊的趴在**數綿羊。

見進來的人竟然是尉遲浩,葉多多有那麽一瞬間的愣神,隨後咧嘴一笑撲倒尉遲浩懷裏。

尉遲浩抱起葉多多就是一陣的拍屁股。“怎麽?都被鎖起來了,還開心?”

葉多多不說話,隻是看著尉遲浩,粉嫩的小臉蛋上的小肥肉因為笑還在抖。

“怎麽大總裁也有這麽一天?”

尉遲浩從葉多多的聲音裏麵聽出了一絲的嘲諷,當即臉上就有些掛不住了。

猛的就在葉多多的屁股上又拍了兩下。

葉多多揮了揮自己胖嘟嘟的左手,扁著嘴巴嚅嚅道:“你要是還打我,我就告訴媽咪!”

葉多多手上的兒童手表折射的光晃得尉遲浩睜不開眼睛來。

葉多多神秘的看著手表,時不時偷看一眼尉遲浩,自言自語道:“現在隻有媽咪在外麵,能救咱們爺倆出去的人,也就隻有媽咪了。現在啊,外麵的人都守在門口呢,而且房間裏有信號幹擾器。我倒是能聯係到媽咪,但是我看爹地不想聯係媽咪啊。”

尉遲浩一聽說葉多多能聯係上葉曉恩,一把將葉多多抱了起來。吧嗒吧嗒在葉多多臉上親了兩口,又是一副好爸爸的模樣。

葉多多的能力,尉遲浩還是相信的。

葉多多不屑的冷哼了兩聲,嘀嘀咕咕道:“我還以為能救我的是媽咪呢……”

尉遲浩當然聽到了葉多多嘀咕的聲音,不過依舊不動聲色的看著葉多多一個人擺弄著手中的東西。

但是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卻將尉遲浩心裏的喜悅顯露無疑。

“多多,你這是弄得什麽?”尉遲浩疑惑的看著葉多多搗鼓了半天,也沒有搗鼓出個所以然來。

葉多多頓時臉色羞紅,“其實我這是看了柯南才有的靈感,你等著就行了。”

說著,尉遲浩就見葉多多在手表上麵摁下一串奇奇怪怪的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