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和諧的場麵,在整個房間顯得尤為刺眼。

張梅站在門口,半句話也說不出口。

那醫生戰戰兢兢了半天,似乎很想離開。

葉曉恩微歎了口氣,轉身對著那醫生道:“你走吧。”

葉曉恩的話剛剛說完,那醫生已經連滾帶爬的往外麵衝。

跑到門口時,張梅惡狠狠的瞪了醫生一眼。

隨後一陣慘叫便響了起來,卻是那醫生摔下了樓梯。

好在樓下鋪的都是地毯,那醫生連忙爬了起來,連拍打都來不及,直接撒腿就跑。

已經沒有什麽好說的,葉曉恩準備拉著尉遲浩便走。

這時候,葉多多才嚅嚅的趴到葉曉恩的懷裏,壓低著聲音道:“媽咪,早上有沒有摔疼?”

尉遲浩一聽,整個人周身的溫度都低了兩度。“多多,是誰讓你媽咪摔倒的?”

葉多多嘟著小嘴,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將蓮藕手臂向前一伸,指著剛剛進來的尉遲釧,昂著小臉,一副要給他好看的樣子。

尉遲釧一頓,慌忙的揮舞著手臂:“小浩,我不是故意的。”

話音還沒落,尉遲浩一拳揮了過去,將尉遲釧掀到在地,用極其陰翳的聲音說道:“我也不是有意的。”

張梅咬了咬牙,握緊了拳頭,卻什麽都沒說。

尉遲君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尉遲釧,卻依舊沒有妥協。“今天的事情,我心裏有數,我就隻有一句話。葉曉恩,滾出尉遲家,再也不許見尉遲浩和葉多多一麵。我可以給你足夠的錢,你三輩子都花不光的錢。”

葉曉恩冷笑兩聲,從唇齒間擠出三個字:“做不到。”

她從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人。竟然會傻到以為,錢可以買到所有。

她更沒有想到,張梅和尉遲釧做出這樣的事情,尉遲君竟然還會縱容。

葉曉恩說不通,尉遲君將炙熱的目光移到尉遲浩身上。

尉遲浩哼笑一聲,隨後攔著葉曉恩的肩,在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用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選擇,尉遲浩已經不需要再多說什麽。

尉遲君見尉遲浩如此動作,心中跟明鏡似的。“你們想離開,可以。但是,尉遲浩,你要想清楚。一旦你走出這個房子,尉遲家的公司,你直接不用去了!”尉遲君喘著粗氣,好不容易才把這麽一個長句說完。

他不相信,尉遲浩可以放棄所有,就為了這個女人?

公司前景無量,尉遲君知道尉遲浩心中的理想,沒有了這個公司,還談什麽理想。

尉遲浩不得不承認,用公司來作為威脅,是一個好辦法,不管是誰,都要多考慮考慮,以免後悔。

可惜,他是尉遲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