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從來沒有想過,有人竟然有膽子到他尉遲浩的家裏動手。

葉曉恩和葉多多是尉遲浩的命,他又怎麽會放任動手的人逍遙法外。

回到家裏的時候,空****的房間裏,除了黃姨打掃衛生的聲音,整個房間寂靜的可怕。

尉遲浩半躺在沙發上,閉目沉思。

黃姨從廚房裏出來時,看到的就是尉遲浩這麽個冥思苦想的模樣。

“少爺?”黃姨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就在黃姨都以為尉遲浩已經睡著了的時候,尉遲浩才淡淡的嗯了一聲。

黃姨幹脆放下自己手中的抹布,給尉遲浩送來一杯熱騰騰的牛奶。

微歎了口氣,她跟了尉遲浩這麽久,怎麽會看不出尉遲浩心裏的那一點點心思?“少爺,你是在擔心昨晚上的事情?”

尉遲浩微點了點頭,並沒有否認。

但是黃姨明顯從尉遲浩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的憤怒,雖然極輕。

尉遲浩就保持著這個姿勢,一直到葉曉恩和葉多多回家。

桌上的牛奶已經變得冰涼,尉遲浩一滴都沒有沾。

葉多多是自己回來的,因為尉遲浩已經完全忘記了要去接人。

走到門口的時候,葉多多的腳步帶了遲疑。

偷偷探進半顆腦袋,有些膽怯的看著躺在沙發上的男人。葉多多第一次覺得,尉遲浩那麽的陌生。

“多多?”葉曉恩剛剛從醫院下班,剛走到門口就看到葉多多撅著屁股,半顆腦袋已經探進屋裏的模樣。

大大的書被葉多多拖在地上,顯得有些滑稽。

“噓!”葉多多立馬轉身對葉曉恩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不過尉遲浩已經從自己的思緒中回了神。

“曉恩多多,你們怎麽不進來?”尉遲浩迷惑的問了一句,轉而起身就想往門口走。

剛走了沒有兩步,電話就響起。

尉遲浩低頭看了看一直被自己捏在手裏的手機,手機已經發燙了。見到來電顯示的瞬間,尉遲浩的眼神陡然布滿寒霜。

“是誰!”尉遲浩兩個字,就讓葉曉恩和葉多多同時打了個寒顫。

葉曉恩也總算是明白,葉多多為什麽會撅著屁股不進門了。

“浩……”

尉遲浩這次心情難得沒有因為葉曉恩的呼喚而變得平靜。

他的心,已經住了一頭猛獸。

葉曉恩一點點的靠近尉遲浩,慢慢將尉遲浩握緊的手掌放到自己的手心。她能感覺到尉遲浩的憤怒,雖然不知道尉遲浩到底是在憤怒什麽。

“浩,怎麽了?”

“爹地。”聰明的葉多多也立馬跑到尉遲浩腳邊,抱著尉遲浩的大腿就不鬆手。

尉遲浩回握住葉曉恩的手,又低頭看了看小小的葉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