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不知道這一晚上是怎麽過去的,清醒的時候,是男人灼熱的吻,炙熱的氣息。迷離的時候,還是男人的氣息。男人就像是一碗毒藥,侵蝕著自己。

從浴室到臥室的地毯上,最後是床。

葉曉恩覺得,自己家裏的床一定質量很好。這是她在昏迷時最後的想法。

尉遲浩趁著月光,輕撫著葉曉恩的眉眼。看著身下人緊閉的雙眼,就連睡夢中,都還微微顫動的睫毛。心裏沒來由的一陣暖意,果然留在自己身邊的人,終究還是她。

葉曉恩的眉眼在夜色中顯得有些模糊,卻絲毫抵擋不了尉遲浩的心動。

“曉恩晚安。”近乎呢喃的在葉曉恩額上印上一吻,尉遲浩才美美的抱著人睡下。

雖然明天要麵對的,並不是他所願意的。

第二日,葉曉恩果然起晚了。

哀怨的看了眼一臉笑意的尉遲浩,她終於弄懂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永遠不要用獻身來讓尉遲浩答應事情。這人就是一……

實在不想看到尉遲浩諂媚的臉,葉曉恩幹脆一把撈過被子,刷拉拉的蓋到自己的頭頂。眼不見為淨。

早就醒了的葉多多見自己媽咪還沒有起床,小心思一樁又就知道發生了什麽。隨即瞪大了銅鈴似的圓眼,鄙夷的看了一眼一臉饜足的尉遲浩。

尉遲浩輕抬了下巴,毫不做聲。旋即才出了門,隨帶將葉多多也給拎出了房門。“走,出去,不要打擾媽咪睡覺。”他霸道的說道。

葉多多憤恨不已,逮著尉遲浩的胳膊就咬,嘴裏嗚嗚的叫嚷:“壞爹地,你幹嘛!放我下來!”一邊說著,一邊手舞足蹈的拍打著尉遲浩的後背。

葉多多這點點的小力氣哪裏是尉遲浩的對手?尉遲浩壓根兒就沒有理會葉多多的掙紮,直接將人扔到了沙發上,“給我好好待在這裏,不然你所有的研究我都要沒收!”尉遲浩惡狠狠道。

尉遲浩的話一出,葉多多當即就捂緊了自己的小嘴兒,雙目帶著憤恨的火焰,卻說不出半句話來。要把所有的研究物品都給沒收了,這不是要他的命麽?

而且,自己的媽咪一直不讚成自己玩那些個東西。要不是尉遲浩頂著,估計早就被沒收了。

尉遲浩看著葉多多的反應,滿意的點了點頭,一股腦就鑽到了廚房裏。

不一會兒,尉遲浩端著一碗約莫是粥的東西出來。

葉多多探出小腦袋瞧了瞧尉遲浩手中的不明物體,彎了彎小腦袋一臉的嫌棄。

尉遲浩冷哼一聲,幾步跨過葉多多身邊,徑直向臥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