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竟然讓他不要哭,還吼他?

他隻覺得,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的媽咪,再也沒有人對自己好了。“你出去!”葉多多鼓著腮幫子指著房門。“出去!”

被一個小孩子這麽嗬斥,尉遲浩頓時愣了幾秒。不過也隻是那麽幾秒而已。“你讓我出去?”他的聲音已經開始透著怒意。

畢竟沒有人敢這麽跟他說話。

葉多多並不怕他,幹脆坐起身來,一字一頓道:“你給我出去!”嘟囔著小嘴兒,伸著蓮藕似的小手臂,目光決絕的指著門口。

尉遲浩怒火中燒,卻終究沒有發出來。

“早點睡覺。”

說了這麽一句後,便出了門。

剛出門,他便覺得,葉多多這樣的表情很熟悉又很陌生。腦海裏那股沉迷的東西又開始襲來。

一夜的煩躁,第二天,尉遲浩稍微起來了晚點。

昨夜想事情想得晚了,今天也沒有什麽心思上公司。

食不知味的擺弄著桌上的食物,他第一次這麽沒有胃口。

外麵嘰嘰喳喳的又不知道在吵什麽。

尉遲浩心裏一陣煩躁,最近他總是覺得很煩躁。“怎麽回事!”他的語氣帶著極度的不耐煩,仿佛隻要給他一個引線,他就會爆炸。

“怎麽回事?又是那個不要臉的葉曉恩來了!”尉遲君一臉厭惡的看著門口。

本來就帶著皺紋的皮膚此刻更是泛出好幾層疙瘩。

尉遲浩猛地放下刀叉,轉身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小浩,你幹什麽!”

沒有理會尉遲君的嗬斥,尉遲浩徑直走到被保安攔住的葉曉恩麵前,一把將人拖到停車庫。霸道的將人塞進車裏,腳下油門一踩,當即揚長而去。

葉曉恩有那麽一瞬間的茫然,她不過是不想妥協,才一直堅持不懈的來找尉遲家的人,希望可以帶走葉多多而已。

可是這人……

難道……

“浩,你想起來了?”葉曉恩眼帶驚喜的光,整個人都情不自禁的靠近了尉遲浩幾分。

尉遲浩側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說話。

葉曉恩整個心瞬間從腳底涼到了頭發。

她知道,這個男人依舊沒有記起。

沒有失憶的尉遲浩,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沒有失憶的尉遲浩,不會這麽對自己。

他的眼神毫無溫度,這不是她認識的尉遲浩。

“尉遲先生,你要帶我去哪裏?”

既然這人沒有記起自己,她也沒有必要客氣。

“不知道。”尉遲浩冷冷的回了葉曉恩一句。

但是他卻是真的不知道,隻是單純的想要把人帶走而已。

尉遲浩將車開得飛快,一路闖過好幾個紅綠燈。

葉曉恩不由得心驚,完全不知道尉遲浩這是怎麽回事。